主页 > 学车

写完这篇推送之后,我的语言系统基本紊乱

时间:2019-08-09 来源:NIEBURG丽堡格

我最近很不OK。

 

前段时间点开了一个河南话版的《火影忍者》,现在闭上眼睛就感觉,是谁在耳边,说,“鸣人儿~”、“嘬住”、鸣人儿~”、“嘬住”......甚至有时候还会不由自主的轻声默念出来。

 

就,凭什么啊。

 

大概上次产生这样“串味儿”的烦恼,还是在大学。一个寝室随机分配,上铺是塑料味相当浓重的弗兰人、头顶正对睡的是正经八百的南城人民、剩下一个是每天都冲着微积分大喊“你克死吧”的银南人。

 

刚入学嘛,还年轻,于是我时常怀着前所未有的热情融入进了每晚熄灯之后的卧谈会。

 

很快,我不仅被各位热心同学揣来的家乡美食(都是手工熟食,在没有任何制冷设备的男生宿舍,那些不知道确切保质期的食物都是感情的象征)投喂到晕头转向,又被各路神仙方言搞得七荤八素。

 

特别是那个南城人,有次给家里电话说周末吃什么:别整那些虚的,就扁豆馅儿的饺子,可老香了。

 

啊,还有为了出国考雅思的时候,下午场的口语测试前,考场附近有不少人捏着厚厚一沓万能模板激情朗读,其中就有一个在每个对话场景后都很有礼貌说:三扣 的东北小哥。

 

讲真,无论你去到哪里、飘向多远的地方,浓浓的家乡味,一直存在于你深深的喉咙里。

 




东北话是不能拒绝的,打死都不能拒绝。

 

东北人讲话,最优秀的一点,就是活用各种动词,让这些动词有了不容忽视的生命力,以及病毒般的传染性。



 


比如,整+everything,基本适用于所有场合。

 


 



东北话好像自带滤镜,即使是“撕漫李泽言”林更新,说出来都有一种彪呵呵的虎感。





还有,那些网上传的“瞅你咋地”互相说一百个来回,真的东北人都不稀得用这种简单怼法。他们擅长使用各种生动比喻,以及丰富的联想,生动形象的营造出“你惹毛了他会很惨”的后果,从而达到一种威胁的效果。虽然,有时候并不能理解这些比喻是怎么攒到一块儿的。

 

“你信不信我一板砖把你拍成油炸糕。”


“你信不信我削你跟削土豆似的,一分钟能削十个。“


“你信不信,我一巴掌给你抽海南去,正好五一你也不用报旅游团了。” 


“你瞅你嘚瑟那样儿,插个尾巴就是猴。”


“你还给我断手脚,你信不信你给我捏脚我都嫌你劲儿小。”

 

你信不信+一拍脑门扯出来的比喻句,你完全可以carry全场。

 

如果你质疑的话


就搁这儿,你来给我整个明明白白不秃露反帐的,不然,你信不信我立马掀了你这破锅盖。

 




当我问朋友,你们四川话有什么频繁使用的词时候,他说



 


我......

 

之前有陪他去逛街,他和服务员表示想试穿一双四十四码的鞋,对方思索了一下,还是很谨慎的说,这里没有四四四这个尺码。

 

讲真,去年有嘻哈拽出了好多川渝选手,川普也成了除了几个常用四级单词之外,爱追风头的小青年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有次在吃火锅的时候,听了隔壁桌的人用“自己想像中”的川普洗刷了不少rap之后,朋友一脸认真的问:现在办一个包教包会的川普会话角,是不是会火。

 

也行吧。

 

首先,所有的翘舌变成平舌;音调把所有的四声变成二声,鼻音变成边音。

 


 


再熟练使用各种语气助词:噻(可以噻 走噻 来噻 打我噻);嘛(咋子嘛 啷个嘛 干啥子嘛),所有嘛都要用重音结束。

 

在有了大概声调、造句框架的前提下,尝试这把所有的单个物质名词变成叠词,你看哈,包菜—包(er)包(er)菜、插秧—插秧秧、水果—果果、豌豆苗—豌豆苗苗、辣椒—辣椒灰灰、肉—嘎嘎、香葱—葱葱......



 


就连生气的时候,都带着一点异样的萌感。

 



 

最后,我在打包总结如何速成一门川普的时候,他还不忘评价:你这个娃(er)娃(er)感jio疯  扯扯dei。



 


“结界”(姐姐),是一个可以对所有女性使用的称呼,上到80岁高龄老太,下到18岁花季少女。想要在天津混得开,“结界”要多叫。


 

 


除了霍元甲和煎饼果子,他们真的能单靠着一个“嘛”字走天下。

 


 


可能是语调问题吧,大学时候听朋友打电话,我瞬间觉着他举着电话的背影瞬间成熟稳重了许多。

 

他们会在说话的过程中使用哎、嚯、嗨这样的语气词,所以听他们说话很像是听评书或者说相声,这样的天津人,耍起浪漫来也是着实的狠。

 


 




有朋友出差去了长沙之后,带回来的不只有当地名物臭干子,还有反复问我们“我滴口音,和走之前是一样滴不咯”。甚至是在发消息的时候,反复翻找输入的suo料在哪里。

 

追过《创造101》的朋友们,可能都忘不了被湖南李子璇塑料普通话支配的恐惧。

 

还有飘过洋的张艺兴。



 


一定要善于使用各种语气词。


好不咯。


快点噻。


zè个nán球的nán字我怎么找不到哟。


我现在嗦的就似扑腾发撒。


约一个湖南人吃饭说:“晚饭吃了没咯,没吃跟我一起吃噻?我最近又发现了个湘菜馆啦!”营造的亲密感,成功率可能比“今晚一起吃饭吗?”高五倍。

 

湖南话因为调子高,句末又有各种“咯、了、子、么”等语气词,极易上手,听一遍就会,一旦沾上不要想着轻易能戒不掉。





就像是我朋友和我抱怨,跟哪里人在一起没法谈地下恋?弗兰人!因为你日渐炉火纯青的塑普会暴露你。

 

还有能假装自己掌握一门日语的陕西话、疯狂使用倒装句的山东人、自带加密系统的江浙沪人民、甚至是从不标准但说起来极端流利的广东普通话......好像从用家乡话给各种节目二次配音之后,方言就越来越吃的开了。

 

有一些博主用各自的附加值语言技能还能继续涨粉。

 

明星艺人也会时不时的讲两句家乡话来收割好人缘。

 

甚至是让siri一脸严肃的读出当地方言。

 

当身边的几个北京人已经拖着儿化音在跟着四川伙伴大概瞎唱着“火锅底料”的时候,就觉着吧,这样的互相输出真的可怕。即使是我在办公室政治之下惨遭你毒手,在口音上我也要把你掰扯跑遍,精神胜利法。

 

来还想着多来点样本素材,可是我身边这些会讲家乡话的朋友实在是有点匮乏。如果你觉着自己没有被上面任何一种语调拐带过,无法声情并茂的读出提到的一些句子,那么,你可以点开下面的视频深度学习一下了。



上海话




除了“侬晓的哇啦”这句万能装腔例句之外,你可能需要更多的灵感来充实自己的“博学素材”。时常跟着念两句,想像的到陆家嘴资本主义的气息、淮海中路上中产阶级标配品牌、以及你的胡歌。




锦州话




个人觉着辽宁的方言在整个东北算是洗脑排行榜第一名。大学时候隔壁班的同学加入了我们系的足球队,苞米茬子味儿的普通话不到一个礼拜渲染了每个队员的声带,带队出去踢球对方都觉着我们是抱团的东北赛区。


瞅森么啊,搁我脚下来踢喔。来自福建小哥的场上抱怨。


来,点开,循环八次在张嘴说话。我,接受你的挑战。




天津话




还记得那个“性拔磕卡废,霾依憎依,鸠劲儿个一舔了昂”。或许你的siri也可以试试上面这一条。不过前提你也得先听个大几来回,才能找出和语调贴近的字儿,好让自己的siri说的更加地道。也是够费劲儿。


反正这些根本不需要专门学习的地方语言,我在写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跟随的是哪门子口音了,真好。



就像是公司电梯里的小屏广告,之前开封菜“疯疯疯狂星期四,所有的商品九块九”一句话反复的踩点唱,还有某家外卖广告用播音腔说“这不是咖啡店的广告,这是啥啥啥咖啡外卖的广告”,确实是要比另外平台拍“妈妈没空太忙了你就点外卖凑活吃”这样的感人母爱要清流的多,但是,仍然抵不住不知道哪位朋友公放的“来了,老弟~”合集。整整的从一层听到了十七层,即使是逃出了外放声音范围,在看办公室门的瞬间忍不住想同事打招呼:哟,来了,老弟。


也是,这样谁听个一两次不会在脑内自动循环呢。


就像是现在吧,选嘛ce,无差别反应—尚移ce。

 

当然啦,你也可以在评论中留言,这几句广告语用你们家乡话是怎么说的。在我默读之后是否也能产生“嘬住”一样的单音节重播效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