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学车

利用保险“避债”和“避税”?一冷静、二理智!

时间:2020-03-26 来源:NIEBURG丽堡格

保险,自其产生之初,“风险管理”始终是它最本质、最擅长的功能与用途:投保人通过缴纳小额、已知的费用来保障大额、未知的损失,以此提高投保人抵抗风险的能力。

然而,在当今现代社会中,随着社会环境、经济环境的变化与发展,“保险”也在不断适应和调整,加之保险在我国法律地位中的特殊性,大家在选择保险、使用保险时,开始对其报以不止于“风险管理”的期望。正是如此的发展趋势,“保险”的内涵与特性受到越来越多的歪曲与误解:保险可以“欠债不还、诉讼不给”?保险可以“免缴税款、有多少得多少”?

保险如此“完美”?你相信吗?

首先,给大家介绍一条原则性法条,正确理解它,也就更能正确理解保险是否能“避债”、“避税”问题的根本: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八条“民事主体从事民事活动,不得违反法律,不得违背公序良俗。”


明白了吗?固然保险在我国法律中有着一定的特殊地位,但若属于本质上违反法律、违背公序良俗的保险相关事件或行为,并非就能受到偏袒。

其次,就我国目前制定的保险相关法律法规来看,“保险”是否当真拥有了“金刚不坏之身”呢?



一、关于人身保险的“债务隔离”功能

人身保险利益能否对抗投保人债务存在不确定性


1.法院能否强制执行保单现金价值?

小贴士:“现金价值”是指人身保险合同保单具有的价值,通常体现为投保人解除保险合同时由保险人向投保人退还的金额。

【案例1】[2017]鲁1427执异5号案例显示:山东省夏津县人民法院支持强制执行保单现金价值用于偿还债务。

理由——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是基于投保人缴纳的保险费形成的,是投保人依法享有的财产权益,人身保险虽然是以人的生命和身体为保险标的,但投保人可随时无条件提取现金价值,在投保人不能偿还债务,又不自行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单价值以偿还债务的情况下,法院有权强制代替投保人对保单的现金价值予以提取。另外,涉案的两份保险并不是被执行人及其所抚养家属必需的生活物品和生活费用,不是被执行人不可或缺的基本保险。

【案例2】[2017]吉0303执异8号案例显示:四平市铁东区人民法院未支持强制执行被执行人的七份人寿保单。

理由——若强制解除保单,会损害保单受益人(第三人)的利益,并且七份保单成立时间均发生在借款之前。

小结:对于法院能否强制执行人身保险的“现金价值”,目前我国法律并无明确规定。但通过研究以往判例,我们可以得出:保险的现金价值属于投保人的财产权益,在保险不是被执行人及其所抚养家属必须的生活物品与费用、强制执行不会对第三人造成利益损害的情况下,投保人不能偿还债务、又不自行解除保险合同提取保单价值以偿还债务的,法院有可能支持强制提取投保人对保单的现金价值。


2.债权人能否针对债务人的保单利益行使代位求偿权?

《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因债务人怠于行使其到期债权,对债权人造成损害的,债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以自己的名义代为行使债务人的债权,但该债权专属于债务人自身的除外。

《合同法》司法解释一第十二条规定:《合同法》第七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专属于债权人自身的债权,是指基于扶养关系、抚养关系、赡养关系、继承关系产生的给付请求权和劳动报酬、退休金、养老金、抚恤金、安置费、人寿保险、人身伤害赔偿请求权等权利。

小结:根据我国法律规定,一般情况下,债权人是不能对债务人人身保险利益行使代位求偿权的。


 3.人寿保险是否可以对抗被保险人的生前债务?

《保险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被保险人死亡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金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由保险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履行给付保险金的义务:

(一) 没有指定受益人,或者受益人指定不明无法确定的;

(二) 受益人先于被保险人死亡,没有其他受益人的;

(三) 受益人依法丧失受益权或者放弃受益权,没有其他受益人的。

受益人与被保险人在同一事件中死亡,且不能确定死亡先后顺序的,推定受益人死亡在先。

《继承法》第三十三条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

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

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

小结: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在既指定了受益人,并且受益人晚于被保险人身故的情况下,人寿保险理赔金才可能实现对被保险人生前债务的规避。


总结

在利用人身保险进行资产隔离保护时,应注意以下原则:

(一)投保的财产来源合法;法律只保护合法、不违背公序良俗的权利,如涉嫌洗钱或其他犯罪行为而购买的保险不受法律保护。

(二)投保时间很重要;若在负债后恶意投保,侵害了第三人的合法权利,有非法转移财产的嫌疑,保险合同存在被认定为无效的可能。

(三)选择适合的险种;投连险和万能险的投资账户以及分红险的红利具有极强的理财功能,如发生债务纠纷,被法院强制执行的可能性相对较大;重大疾病保险和人寿保险具有很强的人身属性和保障功能,在执行时法院会考虑平衡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人身权益,认为不宜强制解除的可能性相对较大。

(四)合理安排保险合同当事人;应指定受益人,且避开负债可能性大的家庭成员。

 


二、关于人身保险的“税务筹划”功能

保险的税务筹划功能不能一概而论,需分情况讨论,且目前极具争议性

 1.保险赔款VS个人所得税?

《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第四条规定“下列各项个人所得,免纳个人所得税:......五、保险赔款;......”


2.分红险红利VS个人所得税?

我国目前对于分红保险保单红利是否应征收个人所得税的问题存在较大争议。

《哈尔滨市地方税务局关于分红型保险分红应否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的批复》(哈地税函[2013]34号):

关于XX人寿保险股份公司开办的分红险种,根据上年分红保险业务的实际经营情况,每年向保户支付的保单红利,可按省局黑地税函〔2005〕129号文件的规定,暂按“利息、股息、红利”项目征收个人所得税,应纳税款由保险公司代扣代缴。

该批复规定了保单分红是需要收税的,但这只是哈尔滨的地方批复,也只针对了一家保险公司,具体实际操作情况如何不能以此为据。

总结

法律规定“保险赔款”免纳个人所得税,但保险红利与保险赔款有本质的区别,“保险赔款免税”不等于“保险所得免税”。


最后

通过上述介绍,希望您能够认识到:

人寿保险并不具备天然的债务隔离功能,也不代表法院不能强制执行,更不是绝对的完全避债,而是基于险种的设计和具体的架构搭建,减少强制执行的情形;同时,保险“税务筹划”功能也并不像许多保险销售人员说的那样强大!


请您牢记,保险始终姓保!无论它拥有着怎样特殊的“能力”,其本质上都应该是为您提供风险保障的服务,想要让它发挥其他的作用时,总会存在着诸多限制,并非“刀枪不入”、“无所不能”。因此,请您一定要擦亮双眼、理清思绪,正确认识与了解保险,真正享受到保险给我们生活带来的便利和幸福。


文·重庆分公司风险与合规管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