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手游

灵修书籍 ▏遇之妙

时间:2019-07-09 来源:NIEBURG丽堡格

井旁妙遇

撒玛黎雅妇女

 

若 4:7—26

      

有一个撒玛黎雅妇人来汲水,耶稣向她说:“请给我点水喝!”那时,他的门徒已往城里买食物去了。那撒玛黎雅妇人就回答说:“你既是个犹太人,怎么向我一个撒玛黎雅妇人要水喝呢?”原来,犹太人和撒玛黎雅人不相往来。耶稣回答她说:“若是你知道天主的恩赐,并知道向你说:给我水喝的人是谁,你或许早求了他,而他也早赐给了你活水。”那妇人问说:“先生,你连汲水器也没有,而井又深,你从哪里得那活水呢?难道你比我们的祖先雅各伯还大吗?他留给了我们这口井,他和他的子孙以及他的牲畜,都曾喝过这井里的水。”耶稣回答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但谁若喝了我赐与他的水,他将永远不渴;并且我赐给他的水,将在他内成为涌到永生的水泉。”妇人说:“先生,请给我这水罢!免得我再渴,也免得我再来这里汲水。”耶稣向她说:“去,叫你的丈夫,再回这里来。”那妇人回答说:“我没有丈夫。”耶稣说:“你说:我没有丈夫,正对;因为你曾有过五个丈夫,而你现在所有的,也不是你的丈夫:你说的这话真对。”妇人向他说:“先生,我看你是个先知。我们的祖先一向在这座山上朝拜天主,你们却说:应该朝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耶稣回答说:“女人,你相信我罢!到了时候,你们将不在这座山,也不在耶路撒冷朝拜父。你们朝拜你们所不认识的,我们朝拜我们所认识的,因为救恩是出自犹太人。然而时候要到,且现在就是,那些真正朝拜的人,将以心神以真理朝拜父,因为父就是寻找这样朝拜他的人。天主是神,朝拜他的人,应当以心神以真理去朝拜他。”妇人说:“我知道默西亚──意即基督──要来,他一来了,必会告诉我们一切。”耶稣向她说:“同你谈话的我就是。”

 

若望第四章与前一章介绍的人物截然不同。尼苛德摩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犹太首领,又是一位知识分子,知书识礼,他被耶稣吸引,主动去找耶稣交谈。第四章记载的是一位普通妇女,来自被正宗犹太人看不起的撒玛黎雅,她无什么德、才、名或地位,是一个典型家庭主妇,买菜打水烧饭,管吃管喝管穿,终日周旋于家务中,可能教育水平不高,对灵性界的触觉不强,对世界大事不大理解,对传统习俗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她们的男人喜欢在城门或在广场相聚,讨论时事;她们就爱在街市偶遇,或在井畔一面打水,一面闲话家常。耶稣在撒玛黎雅遇到的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平庸浅薄,兼之生活不太检点。

 

那天大约是中午时分,门徒们去买食物了,耶稣因行路疲倦就顺便坐在井旁,刚巧那女人出来汲水,耶稣向她说:“请给我点水喝!”(参阅若4)

 

行路疲倦,坐在井旁与妇女搭讪的,在圣经中,耶稣不是第一人。当亚巴郎的仆人远道去为少爷依撒格作媒找妻时,就在井旁遇到黎贝加,并向她取水喝(创24:1-49)。雅各伯也是在井旁与辣黑耳相遇(创29:1-14),梅瑟在井畔见义勇为,保护了他未来岳丈的七个女儿(出2:13一22)。在旧约中,井旁的相遇常有意想不到的美好结果,过路人成为朋友,陌生人变成亲人,甚至男女结成连理。

 

耶稣与撒玛黎雅妇人在井旁的相遇,也有美好的结局。若望相当详细地记述了这一番对话。是耶稣首先发言,问那妇女取水喝,她的反应是诧异不解,觉得此人与众不同,竟不顾犹太及撒玛黎雅两族的积怨及渊源深厚的芥蒂,若无其事地向她取水喝。耶稣不解释她的疑团,相反还将之扩大。“若你知道天主的恩赐,并知道向你说:给我水喝的人是谁······”。那妇女只知道对方是犹太人,自己是撒玛黎雅人,但耶稣却点出其实她不知己,也不知彼;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对方是谁,这双重的“不知”在谈话的过程中,将会渐渐化解。

 

耶稣耐心地,一步一玄机,引领那妇人认识自己的美与丑,认识天主在她身上的恩赐,把她提升,让她明白自己有潜质未发,让她知道自己可以活得更美好,更有意义,更高层次。汲取井水可以使她不渴,但若她懂得汲取活水,这活水将会在她内成为“涌到永生的水泉”。

 

在谈话中,耶稣很突然地问及她的个人生活,并一言道出她的隐私,她的放荡不羁:“你曾有过五个丈夫……”。那妇女不否认,却设法逃避,扭转话题,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引开,转移到一个具争议性的公众舆论问题上;她施计把耶稣带回谈话开始时的安全阵地,以犹太人与撒玛黎雅人的分歧为借口,问耶稣应在什么地方朝拜天主,用神学理论来盖住实际生活。耶稣解释了她的问题,但却没有放过她,不让她溜走,对她说:“女人,你相信我吧!”真正朝拜天父的人要“以心神以真理朝拜父,因为父就是寻找这样朝拜他的人”。言外之意就是天父也在这妇人身上寻找,信任她可以达成他的愿望,成为他的真正朝拜者。她不找天主,天主却要找她。

 

耶稣一面引领那妇人认识自己,一面也在她面前自我显示,让她一步步地投入天主的奥秘中。那妇人首先在耶稣身上看见的是一个犹太人,与她对立,居她下风,问她取水喝,但后来他们的角色逐渐颠倒:她以为自己是施水者,但其实那个问她要水的有更大的恩赐可施予,他可以给她活水;她以为水泉来自水井,原来那坐在井旁的人才是活水之源。在谈话过程中,她对耶稣另眼相看,知道他非同小可,问他:“难道你比我们的祖先雅各伯还大?”又进一步对他说:“先生,我看你是个先知。”最后她还承认他是默西亚。

 

在谈话结束时,那妇人撇下自己的水罐,忘了自己本来是打水的,而耶稣也撇下自己的口渴,忘记了自己的饥饿疲劳,他们之间的沟通已升到一个更高超的层面。

 

最后,那妇人跑到城里,把事情宣扬。很多撒玛黎雅人都见了耶稣,也信从了他,那妇人已成了另类的汲水者及施水者。耶稣也异常激动,赞叹恩宠在人身上的奇妙化工。他与门徒分享他的感慨:“你们不是说,还有四个月才到收获期吗?看,我给你们说:举起你们的眼,细看田地,庄稼已经发白,可以收割了。”

 

天人相遇,不需择时择地,处处是胜地,日日是良辰。天主没有固定的办公室及办公时间,更不要求人透过重重通传,严格挑选,才可求见。一个市井妇人,思想粗疏,生活庸俗不检,然而在井旁与他偶遇,就能擦出火花,改变终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