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手游

谁都曾为游戏而疯狂过,在虚拟世界获得乐趣,像一个造梦机器

时间:2020-01-10 来源:NIEBURG丽堡格

斯皮尔伯格是美国著名的电影导演、编剧, 也是公认的现代好莱坞的代言人之一。斯皮尔伯格热衷于在电影世界中游走于虚拟与现实之间, 并创作出了无数享誉世界的高概念电影。《头号玩家》的上映, 在观众热情的寻找片中彩蛋的同时, 我们同样可以看到斯皮尔伯格在影片中对自己内心造梦的渴望。虚拟角色与真实人物形象保持在同样体重的设定, 将人物设计的细节之处贯穿在虚拟与现实之间。

谁都曾为游戏而疯狂过,在虚拟世界获得乐趣,像一个造梦机器

导演斯皮尔伯格

韦德沃兹是个相貌平平, 生活在贫民区的普通男孩, 但他在游戏里的角色帕西法尔这个名字。本身就是一个代表了勇气和拯救的骑士形象。艾奇不愿在绿洲里因为女性身份受到歧视, 于是把自己塑造成高大魁梧的黑人男孩。这些虚拟世界绿洲游戏里的角色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 他们都从某种程度上成为了现实世界里这些人物梦想的化身, 是具象化的这些玩家想成为的样子。由于影片大部分观众群体都有过玩电子游戏的体验, 在我们看到这些电影中的人物在游戏里的形象时, 是不会有陌生感和间离感的。反而我们同样在游戏里的角色身上找到了梦想中的自己。

谁都曾为游戏而疯狂过,在虚拟世界获得乐趣,像一个造梦机器

头号玩家电影海报

我们或许不像萨曼莎一样生来脸上带有胎记, 但会有对自己的某个部分有不自信的现象, 或是希望别人能看到自己的能力, 不受性别的约束等等。斯皮尔伯格通过将人物的设计细节化, 帮助观众找到这种通往实现本体梦想的道路,造梦术得以实现。和之前斯皮尔伯格十分著名的侏罗纪公园系列电影不同, 《头号玩家》的背景不再是必须看的见摸得着的恐龙。而是借用于各种VR和各种体感高科技设备实现的游戏。斯皮尔伯格恰恰利用了游戏这一设定的特殊性, 在时间和空间的层面完成了巧妙的创意处理。

谁都曾为游戏而疯狂过,在虚拟世界获得乐趣,像一个造梦机器

众人的游戏形象

电影梦工厂这一概念我经常提起, 荧幕上所呈现出来的,实际上也可以称得上是梦的一种表现方式, 是创作者的白日梦, 也是创作者为观众所造的白日梦, 是一种表达自身欲望途径。电影与梦境具有相同的方式。观看电影的同时也是一场白日梦的观看盛宴。导演用游戏, 幻境等为我们展示的,不仅仅是恢弘的电影场面,或者对以往游戏的致敬,。更多的是对现实的思考, 当代游戏玩家们如何分清现实与游戏的区别, 回归真实的现实世界。如何才能学会面对即使不美好有残缺, 但却是真实存在的自己。

谁都曾为游戏而疯狂过,在虚拟世界获得乐趣,像一个造梦机器

现实中的主角团队

超出常识理解的科技想象,让个体能力无限放大, 拓展了影片情节的空间。在故事影像上平添众多魅力,尤其是或多或少的科学依据, 使故事获得更大的可信性。比如目前我们熟悉的许多电子游戏都可以进行远程实时语音, 以2045年为背景的绿洲游戏更不例外。游戏中的人物虽然可以使用变声器, 但是仍然还是同现实世界一样可以进行即时的自由交流。在时间方面, 游戏中除非是以时间为衡量输赢标准的环节, 事实上是不需要时间概念的, 在空间方面, 随时随地自由切换空间又是游戏天然的能力。

谁都曾为游戏而疯狂过,在虚拟世界获得乐趣,像一个造梦机器

为游戏大奖而团队游戏

因此, 在涉及到游戏中的场景时, 由于观众对游戏世界定义的认同, 造梦的局限性被自然的消除了。而在涉及到现实世界的场景和游戏世界互相切换的时刻, 斯皮尔伯格利用了先进的科学技术。在VR所创造的电影美学里, 是人的听觉、视觉等方面的无限延伸。是技术与艺术的完美结合。电影中定义的游戏是可以真实体感的, 在游戏中被重击, 现实中也会有痛感。这就给虚拟的游戏世界和现实生活提供了桥梁, 游戏中发生的一切会影响到现实中正在进行的活动, 实在是奇思妙想。

谁都曾为游戏而疯狂过,在虚拟世界获得乐趣,像一个造梦机器

影片最后主角面临选择

虽然是发生在虚拟世界中的故事, 却处处在虚幻与现实的抗衡中, 向我们展现着现实生活的美妙。哈利迪是个游戏天才, 他虽然创造了让无数人沉迷其中的绿洲, 却也在生命的最后懂得了现实生活的重要。现实生活虽然让人不自在, 但他还是像所有人一样需要朋友和爱情。人活在现实中才有意义, 斯皮尔伯格是在以充斥满目的虚幻色彩为最后的回归现实做铺垫, 对生活在信息爆炸,和所有现代人发出告诫。游戏世界可以带来虚幻的快感, 但聪明的做法不是沉迷其中失去自我, 而是在游戏中寻找目标、获得生活的勇气。因为, 只有现实才是真的。

谁都曾为游戏而疯狂过,在虚拟世界获得乐趣,像一个造梦机器

主角的现实模样

斯皮尔伯格的这部电影,不同于人们对于美国好莱坞科幻电影的认识。给观众以更强的身份认同的代入感, 还在关键剧情中丰富了关于梦的表达方式。男主角韦德在绿洲游戏里为了通关, 来到了绿洲游戏中的图书馆。图书馆中承载的就如同是一个个时间胶囊, 让剧情中身处游戏世界的男主人公看到过去的世界的样子。斯皮尔伯格为剧情里的人物造了一个回到过去的梦, 也与此同时让我们从科幻的剧情里回到了现在。真善美的美好愿景也纷纷在这些写实的镜头中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