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明星

游戏,学习语文的最好方式

时间:2019-05-22 来源:NIEBURG丽堡格

    语文教学要有游戏的精神。

    这是因为汉语本身是变动不居的。一个词的意思甚至是一个词的词性,都可以随着语境的不同而不断变化。而语词的差异、组合方式的差异,其所营造出的含义、情感、思想、意趣、境界也截然不同,中国古代文人正是在这种语词的“狂欢”中寻找着语言游戏的乐趣,经营着自己精致的“语言之瓮”。既然汉语具有如此灵活多变的特点,相应的,语文教学也需要深入汉语的内在理路,采用灵动不拘的方式,在语词的组合应用过程中,让学生感受汉语的独特魅力。

遗憾的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语文教学改革的着力点集中在课堂设计上,问题的扼要精粹、环节的流畅精巧、语言的简洁优美等是语文教师理想的课堂形态。但语文教学的形式还比较单一,仍然走在一条单行线上。

实际上,语文学习方式是多种多样的,语文教学的方式也应该不拘一格,既可以走一条正向的路子,也可以逆向教语文,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寓教于乐”。下面介绍一下笔者在语文教学游戏化方面的一些思考和探索。

一、诗歌教学

1、内容重组

唐代僧人寒山有一首诗《杳杳寒山道》“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本诗在叠词方面非常有特色,而且中间还运用了以动衬静的写法。在讲授这首诗的时候,笔者将诗歌内容打乱为“常有鸟、冷涧滨、更无人、雪积身、不见日、风吹面、不知春、寒山道、寂寂、淅淅、纷纷、朝朝、岁岁、杳杳、落落、啾啾”,让学生重新组合,构成一首五言律诗。笔者提前给学生讲解诗歌相关内容,比如对仗、押韵、平仄。这样,学生不仅了解了律诗的相关特点,而且通过语言实践加深了理解,在理解过程中,还要考虑到不同的叠词的修饰对象,增强了学生对语言的敏感度,一举三得。笔者认为,这种语文活动,就比单纯讲一首诗歌赏析综合性更大,更深刻,也更有趣!

2、内容重构

如果说,诗歌内容的重组,答案还是比较确定的,因受到各方面条件的限制,我们最终的导向是诗人的原诗。那么,诗歌内容重构,则是希望学生根据一定提示,能够进行最大限度地自我创作。

在诗歌学习过程中,画面描绘是一个重要训练点,也是加深学生对诗歌理解的重要途径。可是,总是画面描绘也容易让学生疲劳和倦怠,于是笔者尝试将诗歌画面提示给学生,让学生根据现代汉语的描绘自己作诗。

例如“江水带着春光将要流尽,水潭上的月亮又要西落。”对应的是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的诗句“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但如果让学生对诗歌内容进行重构,或者说是再创作的话,学生就会有不同的答案。有的学生写的是:“江携春光尽,潭月复西斜。”有的学生写的是:“江水带春流欲尽,潭上明月复落西。”这些诗句虽然还不够成熟,更无法与张若虚名句相比,但作为学生的一种语言游戏,对于培养学生对于汉语的感受力还是大有好处的。

二、文言文教学

其实,诗歌赏析中的内容重组、内容重构的方法,对于文言文教学同样适用。但文言文因为篇幅过长,内容重组特别是内容重构难度较大,不易操作。

对于初中文言文学习,笔者一直主张要先解决读得懂的问题。我们平时上课更加注重的是文言字词的翻译。这固然不错,但这种单向强化实际上是识记多于应用的。笔者主张的是文言文和现代文间的打通。比如在文言文的行文过程中,将某些重点文言字词的现代汉语意思给出,让学生据此写出文言词语,这样就实现了两种思维方式的共存,文言学习不再是一条单调乏味的单行线。

例如:陶公少有大志,家非常(   )贫①,与母湛氏同居。同郡范逵②(     )知名,举孝廉,投侃宿。在那时(       )冰雪积日,侃室如悬磬,而逵马仆甚多。侃母告诉(     )侃曰:“汝(   )出外留客,吾自为计。”……

这段文字中,“非常”、“在那时”、“告诉”就是要学生写出相对应文言词语的,而“素”、“但”则是考察学生对文言字词的理解,这种现代汉语与古代汉语的双向考察,会加深学生对于这两者及关系的理解,更重要的是,为学生的文言文写作奠定基础。

三、作文教学

一直以来,虽然始终在强调读写一体,但真正进入我们的课堂,阅读还是阅读,写作还是写作,这种阅读写作两张皮的现象并不少见。而实际上,阅读即写作,写作也是阅读,这就像硬币的两面,是一而二、二而一的关系。

如何真正实现读写一体?

笔者认为,阅读与写作最终还是归于写作。培养学生在理解的基础上写,在写的过程中深化理解,是读写一体的归宿。在这个过程中,培养学生更加深刻地同情和理解人,这是我们语文教学义不容辞的使命和责任。

例如,在俄国大文豪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作《罪与罚》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我看到,大约五点多钟的时候,索涅奇卡起来,包上头巾,披上斗篷,从屋里走了出去,到八点多钟回来了。她一回来,径直走到卡捷琳娜·伊万诺芙娜跟前,一声不响地把三十个卢布摆到她面前的桌子上。这么做的时候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哪怕看她一眼也好,可连看都没看,只是拿了我们那块绿色德拉德达姆呢的大头巾(我们有这么一块公用的头巾,是德拉德达姆呢的),用它把头和脸全都蒙起来,躺到床上,脸冲着墙,只看见瘦小的肩膀和全身一个劲儿地抖个不停……而我,还是像不久以前那样躺着……当时我看到,年轻人,我看见,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而我……却醉醺醺地躺着。”

这段文字写的是,醉汉马尔梅拉多夫的妻子卡捷琳娜·伊万诺芙娜逼迫他和他前妻的女儿索涅奇卡出去卖淫的事。限于篇幅,此处省略了之前相当长的一段背景介绍。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可以启发学生,当时在床上醉醺醺躺着的马尔梅拉多夫到底看到了什么?试着让学生填写在横线处。

在笔者的教学实践中,有的学生重点写卡捷琳娜·伊万诺芙娜见到钱时的贪婪的眼神,然后对哭泣索涅奇卡安慰一番,故意讨好,试图将她作为自己的一棵摇钱树。这种写法实际上是将人物扁平化了,没有塑造出丰富的人性,缺乏对人物同情的理解。有的学生写卡捷琳娜·伊万诺芙娜抓起钱来,看了一眼饿得已经奄奄一息的孩子,迅速冲出门去买面包。这种写法已经能够体会一个母亲面对孩子极度饥饿内心的痛苦,这些学生无论在理解还是在表达方面都已经具备不错的基础。

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原文是:“在这以后,卡捷琳娜·伊万诺芙娜也是那样一言不发,走到索涅奇卡床前,在她脚边跪了整整一夜,吻她的脚,不想起来,后来,她俩抱在一起,就这样睡着了…… 两人一道……两人一道……”这是只有具备一颗慈悲之心的人才能写出的伟大文字。当我们将这样的内容呈现给学生的时候,那种人道主义的关怀可能就会在学生稚嫩的心田里萌芽。

文字须以理解为前提,理解须以文字的形式呈现。多以续写、改写的方式,将理解统一于作文之中,或许不失为是作文教学的一条途径。

总之,文无定法,教亦无定法。语文教学的方式应该多样化、游戏化。学生只有始终徜徉在一种游戏的学习氛围中,才能最终学好语文,用好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