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明星

巴沙尔罕见露面公关 谈了两件事 一件骂阿拉伯兄弟 一件赞普京

时间:2019-04-28 来源:NIEBURG丽堡格

这篇写的长一些,2000多字吧,带大家认识一下巴沙尔的国际传播能力。

木叔过去曾长期研究国家形象的国际传播,因此这篇或许有点从学术角度探讨的意味,而且能更全面地了解巴沙尔的外交动向。

先说个时效新闻——

12月10日,巴沙尔接受了海湾阿拉伯国家阿曼媒体的采访。

木叔总结一下,他谈了两件大事——

第一,阿拉伯人的问题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说:阿拉伯世界面临着阿拉伯不同民族之间的认同危机。

他说大多数阿拉伯国家腐败加剧的现象,他对导致阿拉伯国家爆发危机的部分认同发出警告。

第二,赞美普京

这位叙利亚总统在谈到土耳其和俄罗斯解决认同危机的经验时说:为了阻止未来战争加剧,必须抵止认同危机。叙利亚战争只是这些未来战争的一部分。

巴沙尔说:在苏联解体和美国支持的反爱国主义思想崩溃后,俄罗斯人在普京的引导下进入了一个爱国主义情怀得到加强的新时代。

巴沙尔罕见露面公关 谈了两件事 一件骂阿拉伯兄弟 一件赞普京

抛开他谈论这些内容不说,木叔梳理一下,他接受媒体采访的危机公关才能。

叙利亚内战已经持续了7年,但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统治依然没有瞬时垮台的迹象。特别是遭遇了“化武危机”,差一点让叙利亚面临西方军事打击的严峻局面,但最终化险为夷。

巴沙尔有什么非凡能力,化解卡扎菲、穆巴拉克,甚至萨达姆等中东伙伴们曾遭遇过的窘境?

在木叔看来,巴沙尔更大的能量在于善于“危机公关”。从叙利亚危机多年来巴沙尔的表现来看,他的国际公关特色确实比较突出。

首先,作为最高层,他接受外国媒体采访的次数要比其他国家高层多。“亲力亲为”是其标签。

巴沙尔不仅乐于接受过中美俄法英等联合国五常理事国主流媒体的“轮番轰炸”,而且对土耳其、伊朗等地区大国的媒体采访请求一般也“来者不拒”。

即使不考虑他在专访中的表态和采访内容,单单从巴沙尔的开放姿态来看,这无疑展现了一种自信,同时让国内支持者增强了信心,也给国际友邦以一种信念。这实际上相当于一种异化的“首脑外交”方式,让叙利亚在国际主流媒体被动的国际形象得以扭转。

巴沙尔罕见露面公关 谈了两件事 一件骂阿拉伯兄弟 一件赞普京

巴沙尔罕见露面公关 谈了两件事 一件骂阿拉伯兄弟 一件赞普京

相比卡扎菲、穆巴拉克这些高高在上的领导人,他们很少直面媒体和公众,在保持神秘的同时,失去了最宝贵的交流机会和公关时间。

其次,虽然不同派系对巴沙尔看法不同,但几乎都认为,在面对公众和媒体时,巴沙尔很“坦诚”。

由此,态度真诚是巴沙尔“危机公关”的特色。

很多看过巴沙尔接受采访画面的人都有一个印象。他是一个似乎没有什么“城府”的人,面对记者“挑衅性”的提问,巴沙尔的回答几乎都是直来直去式,很少绕弯子或者使用惯常的“外交语言”。

这让他在很多人眼力表现得非常亲民,远胜媒体营造的“独裁者”的刻板印象。

巴沙尔罕见露面公关 谈了两件事 一件骂阿拉伯兄弟 一件赞普京

比如2011年12月美国广播公司记者专访时提问:“叙利亚是民主国家吗?”巴沙尔直言:“我从没说过我们是民主国家……我们正在推行改革,特别是在过去这9个月,(实现民主)需要长时间(努力)……国家需要足够成熟才有条件实现充分的民主。”

这种坦率姿态反而为其赢得了更多感同身受国家的支持。

第三,每到叙利亚危急的节点性事件时,巴沙尔都会“按时”会出现在国际媒体上,要么发动“感性”攻势,要么亲自“辟谣”。定向传播的能力比较强。

比如2013年“化武危机”最紧张的时刻,法国议会讨论是否支持美国出兵攻打叙利亚之前,巴沙尔的形象出现在了法国第一大报《费加罗报》上。

他用富有感染力的语言给法国议员们“建议”:在投票前,应该问自己一些简单的问题:之前美国和欧洲对利比亚的战争取胜了么?遏制恐怖主义蔓延的后果了么?世界究竟从伊拉克战争中获得了什么?

《费加罗报》随后的民调显示,法国人反对支持美国行动的比例比之前有所提高。不久之后法国议会就此提案进行投票时,多数议员反对动武。

巴沙尔罕见露面公关 谈了两件事 一件骂阿拉伯兄弟 一件赞普京

第四,巴沙尔的国际公关的态度柔中带刚,“让利”的同时也在“获利”。

2013年4月,叙利亚政府军和反对派武装激战之际,叙“临时政府”总理也开始着手组阁,外界传出巴沙尔死亡或者潜逃的消息,政府军阵营出现思想混乱。巴沙尔适时出现在了土耳其媒体上,不仅证实自己还掌握着政权,而且强调不会屈服。

另外他在接受美国福克斯电视台这家著名鹰派媒体采访时,还不失时机地将美国人一军,称可以完全销毁化武,但这一过程需要至少1年以及10亿美元资金,实际上是在反对美国要求半年内销毁叙利亚化武的说辞。

无论你是否喜欢巴沙尔,都不得不认为他的“危机公关”是有效的,也是成功的。

可以说,如果单纯依靠俄罗斯人的莽撞和武力,没有巴沙尔亲力亲为的国际公关活动,叙利亚现政权不会维持这么久,也不可能在反对派“逼宫”和西方军事威胁的联合施压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团结部分民众,在抵抗侵略的大旗下继续其家族统治。

木叔之前也写过文章,称他担任叙利亚总统,是“赶鸭子上架”。

巴沙尔本人其实只是一名眼科医生,性格并不强硬,对政治也不甚感兴趣,长期游离于核心权力层之外。

父亲老阿萨德在取得政权后着力培养的家族接班人是巴沙尔的哥哥巴塞勒,但哥哥突然早逝将巴沙尔推上了权力的顶峰。

巴沙尔罕见露面公关 谈了两件事 一件骂阿拉伯兄弟 一件赞普京

当巴沙尔从英国匆忙回国后,发现父亲已经将自己视为家族的希望。多年后他接手的国家是经济凋敝、政治保守、外交紧张的一种变局随时可能发生的景象。

20年的时间里,巴沙尔在内外压力下顺势而为,在打击反对势力的同时,解除了实施数十年的紧急状态法、恢复了民众的合法权利;同时解除了党禁,开放多党制;还收拾了父亲的外交遗产,从邻国撤军。

这一系列举动让西方对叙利亚的看法出现了改变,美国在2011年派出新大使与其打开交流的大门,结束了7年之久的冷冻局面。

虽然巴沙尔利用其个人能力和外交手段,暂时维持了家族统治,但是长期而言,他的下台和家族的没落是一个历史趋势。

届时巴沙尔能否继续有效地营造自己在部分民众中的良好口碑和开明形象,才是对他的最大的挑战。


你如何看待巴沙尔的危机公关?

欢迎关注木叔,多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