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益

乐麒说历史 | 燎原之火-通识Common Sense共和国人物故事卷

时间:2019-09-15 来源:NIEBURG丽堡格


我是乐麒,字子钺

一个用音乐说故事的钢琴者

一个用历史书写旋律的作曲者

在起义军攻占瑙拉并引发灾难性劫掠后的第三天。


斯巴达克斯命起义军的两个大队将瑙拉城中罗马军团的大批武器、铠甲和盾牌搜缴,并且把它们全部运到自己的营垒中去,以便将来武装投奔到起义旗帜下来的角斗士和奴隶们。其余主力部队,则全数驻扎到瑙拉城外,在靠近城墙的一个小山上扎营。


在斯巴达克率领起义军驻扎在瑙拉附近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他每天毫不疲倦地改善战士们的战斗技术和使用武器的本领。战士人数一直增长到七千名,接着又很快地增加到了一万人。斯巴达克斯将他们编成了两个军团,每一个军团都混杂着经历了维苏威火山战役的老兵们。与此同时,起义军铁一样的秩序和纪律被斯巴达克斯严格建立了起来,这使康滂尼亚省的居民感到非常惊奇,居民们的生命财产都非常安全,起义军从来就没有去侵犯过他们。



同时,当葛拉勃尔和他的庞培军团的战败的消息传遍罗马的大街小巷时,元老院终于决定全面重视斯巴达克斯和他的起义军。他们决定派遣四十五岁的大将军普勃里乌斯·瓦利尼乌斯,率领七千名轻重混合步兵军团,协同三百名重骑兵,来攻打斯巴达克斯。


不同于葛拉勃尔,大将军普勃里乌斯·瓦利尼乌斯的彪炳战绩完全是他自己一个人打出来的,而非依赖马略或者克拉苏这样的大元帅。他出身平民阶级,身材魁梧结实,性情倔强而傲慢,而且具有罗马武士的一切优良素质,可说是罗马武士中的一个极其突出的典型人物。他对饮食很有节制而且毫不讲究;不论对寒冷、暑热、长途行军、通宵不眠以及其他战争中的艰难困苦,他都能安之若素。冷静、沉默和勇敢,这就是形容瓦利尼乌斯最准确的词语。而“大将军”这一称号的获得,也正是来源于他为人的严正,作战的勇敢,通晓军事且严守军令。所有和他并肩作战的兵士以及统率过他的执政官,都一致赞扬他的勤奋、勇敢以及精神上与体格上的坚强力量。瓦利尼乌斯,派出这样一个拥有全面独立完成一场灭国级战斗能力的统帅,这是元老院所笃信的,只要瓦利尼乌斯出场,同时搭载了罗马精锐的步骑混合兵团,一定会像泰山压顶一样,把斯巴达克斯的起义军撵成碎末。


起义军这边,在扩大到两个军团共一万人的队伍以后,又一个好消息传来。那就是克利克萨斯的队伍到了。他带来了两千名全副武装的生力军。在一片热烈的鼓掌与欢呼声中,斯巴达克斯将克利克萨斯的队伍平分为两队,合并到那两个军团里去,形成了两个大型军团。这两个大型军团,一个由埃诺玛依指挥,另一个则由克利克萨斯率领。斯巴达克本人则在所有人一致拥戴下,成为了起义军的大元帅。



就在克利克萨斯到达后的不久,斥候来报,发现了罗马军的行踪。斯巴达克斯登上山头向远方望去,他认出了,带队的就是大将军普勃里乌斯·瓦利尼乌斯,以及他的步骑混合兵团。正当已经壮大了的起义军们摩拳擦掌决定与罗马军团死斗的时候,斯巴达克斯却就下令全军悄悄拔营,立刻趁着黑夜迅速下山,前去瓦利尼乌斯前往瑙拉的必经森林。


为了不让起义军继续扩大,且尽可能快速消灭他们。瓦利尼乌斯下令迅速行军,他们在三天内到达了加太。他在那儿扎了营,然后喊来了骑兵队统领保鲁斯·迦尔杰尼乌斯·狄伯尔金纳斯,命令他立刻深入加普亚南部地区,收集确切而又详细的情报,探听起义军队的驻地,他们的人数和武器装备,可能时就刺探他们的行动计划。


年青的狄伯尔金纳斯仔细而尽心竭力地执行了上级托付给他的任务,他不仅到过加普亚,而且到过库玛、巴伊、普梯奥勒、赫鸠娄纳姆和那坡里,甚至还到过庞贝和阿台拉;一路上他不但向罗马的地方政府而且还向当地的居民和牧人搜集敌人的消息。过了四天,他回到瓦利尼乌斯的营垒里。虽然他的那些马大都已是浑身大汗、口吐白沫,但他终究是带回了重要的有关起义军军队行动的情报以及他们的总的情况。狄伯尔金纳斯报告瓦利尼乌斯将军的情况是,起义军队的人数已达万人。他们武装得很好,而且都经过罗马式的战术训练。他们的营垒在瑙拉城附近,他们时常从那儿向附近的地区出击。他们似乎不准备移动他们的扎营地;根据他们营垒的主要的工事看,他们显然准备在那儿等待罗马人的进攻。


瓦利尼乌斯得到这些情报以后,坐在自己的营帐中长久地考虑着军事行动的计划。最后,他决定把自己的兵力分为两部分,沿着两条几乎平行的路线,向起义军的营垒进军,准备在同一时间内从两方面夹攻敌人。他希望用这样的办法,一下子取得决定性的胜利。


于是,瓦利尼乌斯下令,包括四大队正规步兵、三百名轻装步兵、两百名掷石兵和一百名重骑兵的兵力交付给副将葛涅乌斯·傅利乌斯,并且命令他循着阿庇乌斯大道到西纽爱萨去;接着,从那儿离开阿庇乌斯大道折到陀米齐乌斯大道。而瓦利尼乌斯本人,在傅利乌斯出发后,就立刻循着里利斯河溯流而上到英狄尔拉姆纳城,接着,在那儿循着拉丁大道前进。穿过它来到起义军的后方。经过精确计算,此时刚好应该是傅利乌斯的军队出现在起义军的眼皮底下。而,当起义军们看到他们的人数比对方多,因此集中全部力量去攻打傅利乌斯时,瓦利尼乌斯就可以从后方猛袭敌人,一下子消灭他们。


那时候,色雷斯人已经得到瓦利尼乌斯分兵进取他的消息,而且知这这个将军已经到达加太,就立刻循着陀米齐乌斯大道出发,用两次极其疲劳的急行军先赶到里吉尔纳姆,然后赶到加太。


副将葛涅乌斯·傅利乌斯从相反的方向,循着同一条陀米齐乌斯大道进军到了提菲尔纳。他在那儿得到了探子的报告,说斯巴达克突然率领全部军队到达里吉尔纳姆,现在距离罗马军队只有一天路程了。


副将傅利乌斯同样也是一位非常谨慎小心的罗马指挥官。他考虑到如果斯巴达克斯率领起义军,从一开始就全力攻打自己,使得大将军瓦利尼乌斯来不及合围的话,他就决不能从拉丁省撤退,因为这样会使斯巴达克过于轻松地追上他们。因此,傅利乌斯决定离开拉丁大道,转而走向卡里,从那儿直接到达加普亚。只要到了那儿,他的两千八百名兵士,再加上城中在当时已经获得增援的城防军,就绝对足以打退起义军了。如果起义军企图向拉丁省的方向进攻,傅利乌斯也有足够的时间取得瓦利尼乌斯的援助。如果斯巴达克向后撤退,傅利乌斯就可以继续执行命令:或者重新回到陀米齐乌斯大道,或者从加普亚循着司法官大道在预定的那一天到达阿台拉。


在傅利乌斯看来,这已经是无懈可击的安排,无论斯巴达克斯和他的起义军怎样挣扎,终究会在这一战中被他和瓦利尼乌斯绞杀。


起义军这边,斯巴达克已从斥候的口中得知罗马军团已经分兵了,其中一支正在沿着拉丁大道前行,另一支则消失不见了。他立刻就推出了傅利乌斯和瓦利尼乌斯的计划算盘。面对,罗马人自认无懈可击的分击合围之计,斯巴达克斯只说了一句话:


“随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


然后,斯巴达克斯召集其了克利克萨斯和艾诺玛伊,将手指向了罗马军团分别平行军的中间那座城市——卡齐陵。


卡齐陵是一个不大却很繁荣的小镇。它位于法尔杜纳斯河的右岸,湍急的河水不断地冲刷着它的城墙。它距离加普亚七英里,距离卡里十一英里,离法尔社纳斯河河口几乎达二十二英里。当斯巴达克率领起义军一到达这里,就马上控制了法尔杜纳斯河的两岸及其河谷,并在这儿扎营。这一下,就完全分割了罗马军团的两股兵力,并截断了加普亚支援卡齐陵的最佳路径。


然后,斯巴达克又命克利克萨斯率领的第二军团分成两部分。他们一队向左,一队向右,穿过卡齐陵的田野和葡萄园,绕道罗马人的后方和侧翼。随时准备奇袭罗马军团。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它的金光染黄了附近青翠的山谷、葱茏的葡萄园、摇曳着颗粒饱满的麦穗的田野和野花盛开的草地。罗马军队的前锋出现了,斯巴达克立刻下令吹起军号,起义军第一军团出战列阵。第一线为两千名轻装步兵和掷石兵,一等敌人出现,轻装的起义军就散开来迎击敌人,向他们投去冰雹似的石块和铅丸。在这之后,则用长矛和投枪武装起来的整个第一军团的主力。


傅利乌斯根本没料到斯巴达克斯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了这个地方来。措手不及的罗马先锋很快就被打退了,企图退回中军,利用厚重的阵型,企图阻挡起义军的奇袭。



这一切都没能瞒过斯巴达克的眼睛,他迅速跳上了随他一生的那匹黑色战马,身先士卒地,一口气冲向败退中的罗马先锋。斯巴达克斯的武勇激励了所有的起义军们,他们宛如洪水决堤般涌向罗马军的中队,一下子就将罗马的中军冲垮了!


不过傅利乌斯也并非泛泛之辈,在一脸出乎意料之后,他迅速命令士兵们停下脚步,接着他以一个真正的勇士所永远具有的沉着态度,提着两个大盾牌走向了队伍的前列,并命令掷石兵、轻装步兵分散开来,这样可以将战线拉长,以便使罗马军不致遭到起义军的包围。


在傅利乌斯的指挥下,乱作一团的罗马军团终于站稳了脚跟,并吹起了冲锋的号角,发动了反冲锋。罗马战士们在傅利乌斯的率领下向起义军猛扑,使他们不得不向后撤退。眼看罗马人把所有的预备队和力气都拿出来了,斯巴达克斯终于吹响了最终的号角,埋伏在罗马军身后草丛里的克利克萨斯突然杀出,转眼间就将罗马人整个儿包围了起来,猝不及防的傅利乌斯在起义者的前后夹攻下,立刻就被击杀了。伴随着他的倒下,罗马军的队伍乱成一片,开始毫无秩序地四散奔逃。罗马军惨败,死伤无数,而起义军仅阵亡数人。


史称“卡齐陵歼灭战”



不等罗马的逃兵前去向瓦利尼乌斯报告,斯巴达克斯第二天就即刻命令驻扎在卡齐陵的全部军队拔营出发。他们经过极其艰困的行军,翻过阿平宁山的支脉,越过卡里城,向西狄辛纳一吉昂进发,在当天黄昏赶到了目的地。而为了达到奇袭的效果,斯巴达克斯严禁发出任何声响、升起任何篝火。


他们就这样静悄悄地趴在草丛里面趴了一宿。


第二天中午,从阿里发来的瓦利尼乌斯的军队,在考提山对面法尔杜纳斯河河谷间的那片高地上出现了。斯巴达克迅速吹响了进攻的号角,列成进攻的阵势的起义军们纷纷从草丛中跳起来,直扑向罗马军,宛如一把尖刀般,狠狠扎在了罗马军队的心头上。战斗很快就开始了,残酷的流血战斗一直持续到黄昏。虽然瓦利尼乌斯依旧沉着英勇,他竭尽了一切力量试图发动反冲锋。但罗马军还是因为人数劣势且被起义军所偷袭,而最终被打散了队伍。


在这一次对罗马人极其不利的考提峡谷的战斗中,罗马的兵士牺牲了两千名以上。约莫有一千五百名官兵受了伤,包括瓦利尼乌斯塔军本人。三个罗马军团的大统领战死。起义军这里也不太好受,他们共牺牲了两百多么战士,受伤五百人。


大部分受伤的人都落到战胜者的手中,但斯巴达克在解除了他们的武器以后就把他们释放了。他决定在还没有掌握大批城市以前,暂时不收留俘虏,因为在目前的条件下把他们收容到自己的营垒里是非常危险的。


这些垂头丧气、绝望到极点的被释放的罗马俘虏们,跟随着大将军瓦利尼乌斯低着头,逃进了阿里发城。在那儿,瓦利尼乌斯彻夜地尽力收容逃来的兵士,并且在这儿听到了他的副将惨败阵亡的消息。无奈之下,为防止胜利者再度发动一次他无法抵御的新进攻,大将军瓦利尼乌斯只得率领着残部,循着阿平宁山峡谷中崎岖不平的道路迅速撤离了康滂尼亚省。接着,当他一进入沙姆尼省的境内,就慌忙躲到了鲍维昂纳城中去了。


在这三天内,斯巴达克两次大败罗马军团,并赢得了光辉胜利。这不但使他的军队成名远扬,而且使他的名字变得比以前还要可怕,震动了整个意大利省。越来越多的释放奴隶、起义军们,开始在他们所在的地方闹事,并将那些还未被释放的可怜人们,放出来,并一路朝斯巴达克斯的营地行进。


于是起义军很快有了第三军团,由同随斯巴达克斯,从加普亚城中逃亡出来,历经一系列战役的百夫长,鲍尔托利克斯率领。


斯巴达克很快就回到瑙拉扎了营,他在那儿住了三十天左右,每天都专心地训练新的军团。那时候斯巴达克斯获得了情报,说瓦利尼乌斯将军已经补充了兵力,企图出发攻打起义军的队伍。



斯巴达克决定抢在瓦利尼乌斯之先行动。他把克利克萨斯和两个军团留在瑙拉,自己率领了埃诺玛依指挥的第一军团翻过阿平宁山,来到了沙姆尼省鲍维昂纳城下。


瓦利尼乌斯吃了败仗以后立刻报告罗马元老院,说他怎样在这次战争中交了恶运而且大大失利,此后的局势又是如何的严重危险。为了结束战争,他要求至少给他派来两军团以上的援兵。这位正直的武士在提起了他以前对祖国的功绩以后,请求元老院饶恕他这个身经百战的老兵的罪行,让他有机会洗刷蒙在自己良心上的战败的耻辱,把战争进行到底,扭转这—恶运交加的危局。


元老院同意了勇敢的瓦利尼乌斯的正当请求,给他派去了八个大队的援兵,其中包括四千名以上的老兵,而且允许他在马尔西人、沙姆尼特人和毕赛恩人的区域内再征集十六个大队的兵士,使他有可能组成另外两个对镇压角斗土叛乱极为必要的军团。


重新组织起军队来的瓦利尼乌斯,立刻任命列里乌斯·考西尼乌斯为自己的新副将,并把刚从罗马赶来的八大队兵士的指挥权托付给了他,命令他留在鲍维昂纳城内,阻止斯巴达克向沙姆尼省深入,但绝不能出城迎战。他自己则率领了两千名考提峡谷战后的残兵,向马尔西人和毕赛恩人的地区出发,到那儿征集兵士去了。


斯巴达克兵临维昂纳城下以后,他本来想挑动考西尼乌斯出来战斗,但是考西尼乌斯却按照上司交付给他的命令行事,躲在城中不动。他虽然对瓦利尼乌斯禁止他出战的命令感到非常愤怒,但结果还是忍气吞声地承受了起义军们所有的侮辱和挑战的叫骂。


但是斯巴达克猜到了瓦利尼乌斯的企图,便决定不让这位将军到沙姆尼省和毕赛纳省境内去征集军队。他留下了埃诺玛依和他的第一军团继续在鲍维昂纳城旁扎营监视,自己率领了骑兵队回到瑞拉。


接着,军事会议又决定,克利克萨斯和两个军团留在瑙拉,由他和葛拉尼克斯负责领导两天前从拉文那来到营里的新军团的训练工作,斯巴达克率领由鲍尔托利克斯指挥的那个军团出发到鲍维昂纳附近与埃诺玛依会合,然后在瓦利尼乌斯集结援军之前,攻打考西尼乌斯和瓦利尼乌斯。


第二天拂晓,斯巴达克率领一个军团出了营垒,翻过考提山向达鲍维昂纳前进。然而,在那儿他并没有碰到埃诺玛依。原来埃诺玛依对监控地呆在营里里感到十分无聊,因此在两天前,当他接到一斥候报告,说瓦利尼乌斯正在苏里莫城征集军队,他就让考西尼乌斯继续躲在鲍维昂纳城里,单独领兵出发了。他准备突然攻打和消灭瓦利尼乌斯的军队。


但是,埃诺玛依简单的头脑所不能预见的罗马计谋发生了。考西尼乌斯在日耳曼人出发后第二天,偷偷地离开了鲍维昂纳,开始跟着角斗士们的足迹前进,他企图在角斗士的队伍和瓦利尼乌斯互相接触的时候,立刻从后方攻打埃诺玛依。


斯巴达克立刻明白了埃诺玛依的极其危险的处境。他只让起义军休息了几小时,就赶忙出发追赶已经比他先走了两天的考西尼乌斯。考西尼乌斯是一个老资格的兵士,但却是一个平庸的指挥官,他盲目地崇拜着古老的军事规范;他按照通例用一天二十英里的速度行军,但斯巴达克却以每天三十英里的速度行军,经过四天行军以后;在奥菲舍纳追上了他,而且马上向他发动进攻。斯巴达克把考西尼乌斯打得一败涂地,接着又开始追逐溃逃的罗马人。考西尼乌斯由于羞愧和绝望冲进起义军的密集队伍战死了。


接着斯巴达克以同样的速度及时地支援了埃诺玛依,使日耳曼人从不可避免的失败转变为胜利。原来埃诺玛依和瓦利尼乌斯已在玛鲁威和富青湖之间进行战斗。当时瓦利尼乌斯已拥有八千名兵士。在罗马人的猛烈攻打之下,起义军的队伍开始动摇了。但是正当这紧急关头,斯巴达克赶到了,他亲自纵马冲向敌军,从起义军的左翼奔到右翼,又从右翼奔到左翼,来回演说鼓舞人心。他的英勇和坚持,立刻扭转了战局。瓦利尼乌斯再次大败,他不得不迅速地向考尔菲尼撤退。


三天后,斯巴达克斯继续北上。他在奥菲台纳附近再度翻过阿平宁山,占领了索拉,那个城市没有抵抗就投降了。在那儿,斯巴达克斯又解放了一大批角斗士和奴隶,并把他们全部武装了起来,编入起义军大队。



两个月间,斯巴达克斯在整个拉丁省任意纵横,他到过阿纳格尼、阿尔宾纳姆、菲伦梯纳、卡西诺、法莱盖拉,接着,他渡过里利斯河占领了诺尔巴、苏爱萨·波梅季耶和普利维尔纳,在这些地方,斯巴达克斯搜集到了绝好的铁矿石和战马。终于,斯巴达克斯组建起了一支,属于起义军自己的、训练有素的骑兵队。


另一边,又吃了败战的瓦利尼乌斯,用他那只剩下两根手指的右手和曾经的辉煌战功,再一次取得了元老院的同意,他被允许在毕赛恩人中征集了大批兵士,并将获得罗马一个军团的援兵,共计一万八千人,于八月底从阿斯古尔出发,经过长途行军以后来讨伐斯巴达克斯。他准备强攻斯巴达克,一洗过去失败的耻辱。可惜,再一次很不幸的,瓦利尼乌斯的行军计划又一次被斯巴达克斯看破了。斯巴达克斯率先领着所有的起义军来到了阿昆纳驻守。并在罗马人出现的一瞬间,突然迎头痛击他们。


为了挽回罗马和自己的荣耀,瓦利尼乌斯英勇和顽强地疯狂战斗,然而他终于还是被斯巴达克斯刺杀,在手下拼死的保护中逃离了战场。


伴随着大将军的离去,这支新的罗马军团就这么,再一次被斯巴达克斯打垮了。在这一次血战中阵亡的罗马人有四千名之多。角斗士不但夺取了敌人的武装、辎重、营帐和战旗,甚至俘获了这位将军的随从人员中的全部仪仗官(罗马最高贵的族人与掌权者)。


在起义军的庆功宴上,又有两个大喜讯降临在斯巴达克斯的肩上。第一个是,拉文角斗士学院里的起义军干部,葛拉尼克斯率领了五千名战士平安到达了瑙拉。他们中有高卢人、日耳曼人和色雷斯人,他们是拉文那好几所角斗学校中的角斗士。斯巴达克斯立刻将他们编为了第四军团,由阿尔托利克斯率领。


而这第二个出人意料而且也使他非常快乐的消息就是密尔查来了。斯巴达克抱住了妹妹,在她的脸上热烈地亲吻。色雷斯姑娘也是一会儿吻吻她的哥哥的脸,一会儿吻吻他的手,一会儿吻吻他的衣服,并且用她高兴得哭泣的断断续续的声音说:


“啊!哥哥!啊,我的哥哥!我的亲爱的哥哥呀!我是多么为你害怕,多么为你担心!我老是想,在这一流血的战争中你会遇到多少危险!我一分钟也不能平静下来……简直……简直活不下去了!我老是这么想,也许,你已经受伤了,正躺在床上需要我的帮助!亲爱的哥哥,你不是知道,谁也不能像我这样照顾你……如果……如果那时候……但愿伟大的神保佑你!我日日夜夜地哭泣,哀求我可爱的女主人范莱丽雅……叫她允许我到你这儿来……而她,可怜的人,终于满足了我的要求。但愿朱诺酬谢她的好心,永远保佑她……她放我来了……而且……你得知道,她赐给了我自由!我现在已经自由了……我也是一个自由人了!从今以后我可以永远跟你在一起了。”


密尔查好像小孩子一般,对她的哥哥喋喋不休地说话,而且亲热地偎依着。她的泪水虽然不断地流下,但是可怜的姑娘却含着泪水对她的哥哥微笑起来,在她的每一个行动中,都流露出充溢在她心中的狂喜感情。


她那灿烂的金发与带着淡淡泪痕的碧蓝双眼,顿时惹起了所有起义军们的热烈呼喊。这其中尤其以阿尔托利克斯最为热烈。此时,这位高卢早已被密尔查的可爱烂漫所征服,他高举酒杯,用让所有起义军听见的声音高喊道:“敬!我们最伟大的领袖,斯巴达克斯!敬!最美丽的、可爱的密尔查小姐!大家喝呀!”


“嗷!!!”众起义军附和着,阿尔托利克斯高举酒杯望向密尔查,而密尔查则快速地用眼睛扫过这位同样金发碧眼的高卢小伙子,然后她快速地低下了头,扭了过去,不让人看见她满脸泪痕并泛着深深红晕的面颊。


夜深了,篝火在慢慢熄灭。这场欢闹的盛宴,在老兵的段子下、新兵的起哄下,以及一片对斯巴达克斯及密尔查的赞歌声中,渐渐归于了安宁。


斯巴达克斯拉着密尔查的手,来到了她单独的房间。看着哥哥一闪而过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密尔查终于从怀里掏出了一封散发着玫瑰香味的信封。


“我亲爱的哥哥,请你原谅我的自私。我害怕,我如果一开始就拿出这封信,你就不会在这样热烈地拥抱我,亲吻我了。”


“哦…密尔查…我的亲人,我的妹妹,我怎么会…怎么会……”


“哥哥…我…”密尔查鼓起勇气,露出一个温暖又带着一丝凄凉的微笑,将信封递到斯巴达克斯手里,“现在,它是你的了。”


说完,密尔查退到了房间深处。斯巴达克斯飞也似地跑回自己的房间,他颤抖着拿出匕首,小心翼翼地裁开这信封。这双大手,无论经历怎样的战斗,都从不曾颤抖得如此剧烈。


敬请期待,下一期乐麒说历史——通识Common Sense共和国人物故事卷:

凝噎之语


在本公众号后来,回复:历史

则可以获得【乐麒说历史】所有文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