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益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时间:2019-10-25 来源:NIEBURG丽堡格

中共情报保卫组织中最富有神秘色彩的莫过最早的组织机构,中央特科。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过去,太多的传说都附加于此,而很多影视剧的天马行空也根植于这个组织。都是以上海这个城市为基点展开。然而,中央特科不仅仅是在上海活动,它是中共领导全国隐蔽战线的中央机关。那么,在今天,我们逐步知道了,不但有在上海的中央科特,还有其领导下的北平特科、湖南特科、西安特科,今天闲聊几句更是很少有人提及的满洲特科。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上世纪20年代,中国东北地区正处于国际国内多种矛盾交织的焦点。中共中央为及时、准确地掌握各方面的情况信息,制定出正确的方针和策略,便从中共在东北的统一领导机构,即中共满洲省委成立之时起,便开始筹划成立满洲特科。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1928年11月上旬,中共高级领导人周恩来参加了在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后,回国返沪途经沈阳曾停留一周。期间召集了东北地区中共的有关负责人,传达了六大会议精神以及共产国际的有关指示。并详细听取了满洲省委的工作汇报,还专程到东三省兵工厂进行走访,接见了兵工厂的党团员。在深入了解和掌握相关情况后,周恩来回沪即开始着手满洲特科的筹建工作。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此前,中共在东北的情报先驱,中共党员赵唯刚已经在中共中央的有关指示下,以东北讲武堂高等军学研究班教官的公开身份和便利条件,已经搜集了大量重要情报,为满洲特科的建立奠定了一定基础。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赵唯刚

赵唯刚曾在不同时期在中共情报系统和苏军参谋部任职,也是军事工业的领导者和研究者。1955年9月被授予大校军衔(所获勋章不详,待查)。1999年4月10日,赵唯刚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4岁。养女,赵一玮(哈军工第一期女学员,解放军装甲兵工程学院教授),俄国“十月革命”时期中国团团长任辅臣烈士的孙女。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任辅臣

1928年底,中央特科正式委派蔡伯祥(原名邵达夫,又名邵扶民)来沈阳考察情况,为时两周。为以后组建满洲特科打下基础。后再度赴任特科书记,赵唯刚任秘书长,其主要成员还有吴宝祥兄妹等。中央特科情报科科长陈赓曾两次亲赴沈阳指导建立和完善东北情报组织。

查阅《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中有数份文件,其中,请求中央拨发经费,成立满洲特科等文件的时间大概是在1930年9月发布的。在1930年9月12日 《光子、孙杰致中共中央信-关于建立满特及其工作计划、经费问题》的信件中,“光子”(蔡伯祥的党内化名)请求建立满洲特科,并提出工作计划及经费预算,计划于当年10月1日正式成立满洲特科。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东北地区革命历史文件汇集》

满洲特科成立之时起,和位于上海的中央特科一样,也建立了总务科、情报科、行动科及电讯科,每个成员都有多个称呼和身份。它成为了中央特科派驻东北的分支机构,受中央特科和满洲省委双重领导,即在政治上受满洲省委指导,在组织和业务上直属中央特科。其主要任务为:搜集各类情报、保卫中共的东北地区机关以及掩护同志、营救同志等。

蔡伯祥,毕业于上海一所医科学校,曾在上海开过一家小医院,中央特科有人受伤都到他那里医治。他更是个情报工作老手,来沈后即在城内开设了一家“善首医院”,以行医作掩护。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奉军名将爱国将领高维岳

赵唯刚在奉系高层中具有广泛的社会关系,奉系军政要人杨宇霆、汲金纯、高维岳都与他私交甚笃。为防宪警特务的盘查,赵唯刚特意请高维岳题写了医院的牌匾。

​满洲特科成立后,工作开展很快,搜集了大量奉军的军事情报,包括军事技术、军事生产计划、产品产量、原料来源、军队编制、人员配备、军事装备及各种内部情况,并迅速转报给了中央特科 。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1929年3月底,周恩来主持起草了《中央关于军阀战争中的士兵运动给各省委的指示信》。信中说:“在目前党的总的政治路线‘夺取群众’之下,士兵运动,当然不能离开这个原则。我们必须根据这个原则,去做夺取广大士兵群众的工作。”这一指示,对满洲特科在东北军中开展士兵工作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为搜集军事情报,协助满洲省委开展工作,满洲特科多次派人打入东北讲武堂。东北讲武堂是张作霖父子执政东北期间创办的综合军事学校,东北军中,上自最高统帅张学良,下至连排长,绝大多数都是从讲武堂毕业的。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1930年春,中共派遣省委秘书处的刘伯刚去那里做兵运工作,赵唯刚将刘伯刚安排在“机迫平传习班”(机关枪、迫击炮、平射炮学习班),为官兵们讲授日本语,对外则宣称是学习班班长杨炳森的朋友。刘伯刚经常利用节假日和官兵交谈,一位姓贾的学员是这个班的三个队长之一,自己住一个房间,刘伯刚常去和他聊天,借机宣传革命思想。此外,刘伯刚还常到东陵山林守备队去找士官聊天,但不料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1930年夏天,刘伯刚把党内刊物《满洲红旗》带到野外看,不慎被偷,被捕。赵唯刚、杨炳森,蔡伯祥研究营救方案,但由于情况特殊,没有营救成功。不过赵唯刚通过给刘伯刚送行李的机会,把他在“机迫平传习班”发展的四名党员的名字记了下来。从此,这四名党员由赵唯刚联系。尽管特科在此次营救人员方面没有取得成功,但在讲武堂的士兵运动并没有遭到破坏。

1930年3月下旬,中央委派李子芬担任满洲省委书记。由于当时的“左”倾盲动主义路线,对党员陈尚哲、杜兰亭的被捕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也没有采取应急措施。陈、杜二人旋即叛变,成为搜捕中共机关和党员干部的带路人,造成了当时满洲省委的塌方式的破坏。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李子芬烈士

1930年4月19日,彼时满洲省委书记李子芬、团满洲省委书记饶漱石、满洲省委组织部长丁君羊,中央巡视员丘旭明等满洲省委主要领导人几乎全部被捕,东北地区中共的工作完全陷于瘫痪 。

满洲省委遭破坏后,省委秘书处的重要文件迅速装入几个柳条包内。历经风险,由满洲特科负责人蔡伯祥取回并妥善保存,为以后重建东北中共组织奠定了基础。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1929年8月,中共中央军委秘书白鑫叛变告密,导致中央政治局委员彭湃、候补委员杨殷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在上海被捕并遭杀害。中共中央决定必须将这个血债累累的叛徒处决。周恩来亲自到白鑫的住所等地观察现场,结合连日所获情报,经研究制定了周密的行动计划,交由中央特科重要成员陈赓负责执行。

蔡伯祥在任满洲特科书记之前,曾是中央特科红队有名的神枪手。陈赓特地将他调回上海,协助惩办叛徒白鑫。

1929年11月11日下午,在陈赓的亲自指挥下,蔡伯祥与红队其他人员完成了“远东第一刺杀”

1930年4月至8月,中央特科派陈赓、钱壮飞等人到天津、沈阳等地进行情报工作。适逢东北中共地方组织遭敌人大肆破坏,对外地来沈人员更是详加盘查。为避开敌人的跟踪和追捕,陈赓等人在战友蔡伯祥的安排下,分别住在满洲特科成员的家中,陈赓就住在赵唯刚家里。此后,在满洲特科同志的大力协助下,陈赓等人圆满完成了这次情报工作,并将满洲特科的工作情况及时汇报给了中央。

1931年4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科主要负责人之一的顾顺章叛变,中央特科安排陈赓立即隐蔽起来,为安全起见,决定派他到天津去。经过周密计划,中央特意调熟悉天津情况的蔡伯祥护送陈赓和陈养山去天津。在天津。蔡伯祥把他们安排到法租界住下,一切安頓好后随即赶回了沈阳。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1930年中原大战时,满洲特科着意搜集东北军方面的情报,以方便满洲省委和中共中央及时了解东北局势及军阀战争的进展,并对战后全国的局势作出判断。在东北军入关作战之前,满洲特科从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密电处得到可靠消息,详细了解了东北军出兵的目的、军事部署以及出兵的条件。通过对蒋介石、张学良之间的电报和人员往来及东北当局内部的分歧进行分析,得出结论,“此次东北出兵,表面上虽然帮蒋介石,但绝非彻底的讨伐阎锡山、冯玉祥。这是因为张学良要留下阎、冯二人,以制约蒋介石”,“今后的局面,仍然是军阀割据”。

侦察和搜集日本在东北侵略阴谋活动的情报,也是满洲特科的重要工作。1931年8月,满洲特科人员在沈阳南满铁路车站等地发现异常现象。据赵唯刚的回忆录记载:“车站的大仓库,本来已经很大了,这时又扩大了许多。原来是铁丝网围着的,现在用木板围起来,防止外面的人看;周围又搭了很多临时军用帐篷,还挖了不少掩体。从高处往里看,发现里面有很多日本青年在接受军事训练。为此,我还特地到四平去了一趟,也发现了类似现象,铁路的给水塔旁均加了日本岗哨。看起来日本人要动手了。”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发现日本人这一不寻常举动之后,赵唯刚于9月初给辽宁省政府主席臧式毅打报告,满洲特科也立即向上级组织报告了这一情况,并继续侦探敌情。他们还在日本人活动最集中的大连专门派人打入日本特务荒木与吉平佐卫门机构中,侦察日本侵华的动向和活动情况。这些,都为中共中央和满洲省委把握日本的侵略动向、制定相应政策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九一八”事变后,满洲特科的活动基本结束,部分特科人员打入伪满政权,为苏军情报部门工作。满洲特科由于工作性质特殊,历史原因复杂,出于保护他们的目的,其事迹在历史档案中难以寻觅。但今天,建国已经七十周年之际,后人不该忘记。

【说谍】“满洲特科”在行动,中央科特在东北建立的分支机构碎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