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多肉

我那场精心谋划的算计

时间:2019-08-29 来源:NIEBURG丽堡格
我那场精心谋划的算计

公众号:猪小闹一闹说(SWNZ520)

01

我从来都不奢望,张念会跟我求婚,可是此刻看到梦幻的戒指,红色玫瑰花,我慌了,只能连连后退。

张念跪在地上的膝盖向前进了一步,眼睛专注的看着我。

多少个日夜我曾幻想着这样的场景,女人这一生求得不是一个我爱,他又爱我的男人吗?可是这个画面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的时候,我却胆怯了。

你这个决定你的妈妈知道吗?

本来喜悦的表情一下子暗淡,低下了头,张念紧紧握着玫瑰花,手高高举着戒指迟迟不放下,虽然低着头,可我还是看到张念眼底的一丝迟疑。

他母亲不知道。

小玉,是我跟你过一辈子,是我要娶你,你为何如此在意我妈呢?张念抬起头,眼神很是坚定,小玉,不管你答不答应,我这辈子只娶你一个人。

张念的表白击垮我心里最后的防线,不答应我会后悔一辈子,可是答应,这辈子都会不得安宁。

等我还在纠结时,一双手夺过张念手里的戒指。

李小玉,有我在,你这辈子都别想进我们张家大门。

妈,你这是做什么?张念抢过林静手里的戒指,妈,你太过分了。

我过分?念儿,这个女人不是真心喜欢你的,你不能娶她。林静表情变得有些恐怖。

林静的力气很大,直接拉开张念,打了我一巴掌,耳边嗡嗡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妈,你做什么?张念紧张的看着我的脸,疼不疼?我们不要待在这了,跟我走。

我点了点头。

张念拉着我走出了火车站,没有理会在身后怒骂的林静。

02

我与张念第一次认识的时候,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里。

我性情太过于内向,又不喜欢与人说话,喜欢呆的地方就只有图书馆,安静又不吵闹,经常一待就会待到很晚,值班生都很是不喜欢我。

张念却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着急的赶我走,却在我的桌子上轻轻的放了一瓶牛奶,声音虽然微弱,我还是注意到了。

张念很喜欢笑,而且笑起来很是温暖,我头一次抬头看一个人,而那个人一下子就住进了心里。

我慌张的逃走,只听到张念在身后的喊声。

从那以后我经常看到张念,因为每天的值班都是他,这让人很是奇怪,我感觉自己心里埋了一个种子,在等待着破土而出。

当张念颤抖的拿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花站在我面前,一向说话利索的人,变得结结巴巴时,我就知道心里的种子已经在发芽。

张念读的是重点大学,而我只是学校旁边饭店里的服务员,自从母亲去世,父亲腿脚不方便,找的工作工资都不高,家里过得很是拮据,为了弟弟,为了这个家,我放弃中考,初三那年就外出打工。

可我还是喜欢看书,还好工作的地方有一所学校,我经常偷偷的随着学生跑进去,从来没有人发现。

直到遇到了张念。

我实话告诉了张念,可是张念却没有嫌弃我,对我越加的好了,还经常安慰我,没有谁能选择自己的家庭,但未来我们可以一起创造。

张念总是能给我积极地安慰,让我孤独的心慢慢填满温暖。

张念一毕业就带着我回了老家,想要介绍给他妈妈,他与我商量,最好的话能尽快结婚。

可是,他的母亲没有他想的那样友好。

我那场精心谋划的算计

03

张念是林静一个人带大,我能理解她的辛苦与艰辛,可让我无法理解的是她看到我时的那份怒气,还有恐惧。

我没有学历的事情,不知道林静是如何知道的,她出现在我们住的酒店里,看到我直接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你就是那个,一文不值的女人?林静穿着红色长裙,裙摆在空气中飘动,像极了花丛中乱飞的红色蝴蝶。

你是?我被不认识的人厉声对待,还是头一次。

林静情绪很是激动。你为什么要缠着念儿?你怎么一点都不知廉耻呢?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你的想法吗?你家里的情况我一清二楚,你不就是想要我儿子的钱吗?

妈,你做什么?张念的手里拿着我喜爱的红色玫瑰花,出现在门口,看到林静时,拉着她就往外走,从始至终都没有看我一眼。

我不明白张念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去见他母亲,而是让我住在酒店里,不过林静说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一直在张念的面前感觉很自卑,而他离开没有看我一眼,让我胡思乱想的脑子,生出很多想法。

等着张念说分手,还不如自己先离开,这样至少让自己留有颜面。

张念有着好学历,性格也招人喜欢,很是帅气,想到没有学历的自己,我收拾好行李,没有跟张念打招呼,就去了火车站。

从出来打工开始我就舍不得花钱,手机还是张念给我买的,此时手机在口袋里一直在震动,看到屏幕显示的手机号码,我选择了关机。

04

张念很聪明,这是我一直知道的事情。可我不知道的是,他是如何知道我在火车站,拿着戒指还有红色的玫瑰花。

张念带着我离开火车站,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容,虽然我不知道是怎么了,可是我知道自驾游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离开。

早就过世的父亲留给张念一处别墅,张念曾说他家有钱,可我只是以为只是小康家庭,而不是一个富二代。

别墅里什么都有,家具就像刚买的一样,没有任何的灰尘。

这是父亲给我的婚房。张念解开我的疑惑,露出微笑。

你家里很有钱啊,我现在明白你母亲的感受了,谁都不想儿子身边有一个不怀好意的女人。我淡淡微笑。

你是不怀好意的女人?小玉,我相信你是一个善良的人,那是我母亲不了解你。张念说的很是认真,明天我们去你老家吧,跟岳父大人求亲。

虽然有些不安,可我还是答应了张念,与一个这样好的男人在一起一辈子,是幸福的。

父亲自从母亲去世之后,人也变得有些怪异,我和张念买了一些父亲喜欢的烟酒,还有弟弟喜欢的衣服。

可是父亲从我们进屋开始就没有看我们,也没有说话,只有弟弟一个人张罗着。我已经有些时日没有回家了,对家里也有些生疏,张念没有不高兴,反而留下手机号码,还有一些钱。

虽然两方的家人都不太同意这门婚事,可是张念还是坚持要给我办一场婚礼 ,让我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我有些心神不宁,越幸福越觉得不真实。

林静还是不认同我为张念的妻子,就算我们已经有了结婚证,她也拒绝参加我们的婚礼。

而我总觉得两方父母都不在,有些不好,张念也认同我的想法,推迟了婚礼的时间。

林静还是喜欢穿红色,还是那件红色的长裙,像飞舞的蝴蝶。

我那场精心谋划的算计

05

我和张念搬进了林静住的房子,一是为了照顾林静,其次是为了能增进我们之间的关系。

张念经常不在家,林静也是,张念忙着上班,林静为何也不在家?这让我很是奇怪。直到我发现林静卧室里电脑上播放的视频。

你干什么?林静看到我,很是生气,没有关机直接把电脑放进抽屉,你什么时候来的?你看到什么了?

林静情绪激动,眼里睁得很大,让我看的有些害怕,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不管我说多少次,她都不相信,推着我往外走。

自从那天以后,林静看我就像看到鬼一样,而且每天都盯着手机,看完之后,都会惊恐的看着我。

来了,终究是来了。

林静经常念念叨叨的,整个人有些疯狂,看到我和张念站在一起,就拦在我和张念中间,还一直说着不要伤害张念。

小念,这样下去不行的,我们送妈妈去医院看看吧。看到林静这样,我认为她有点不正常,而张念却没有答应。

不用了,小玉,我请几天假,陪陪妈妈。张念说。

张念一直陪着林静,这段时间我于张念的关系也变得紧张,想到了父亲,还有弟弟,这一次父亲接了我的电话,答应我过来看看我,这让我觉得奇怪又很是开心。

06

父亲来的时候,我让张念过去接他们,他答应了。

而我终于找到机会,打晕林静拖上了汽车里。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枉费念儿在我面前说尽你的好话,一再保证你是一个好人。林静在晕倒之前绝望地对着我说。

什么叫蛇蝎心肠?你开车撞死了我妈妈,你可知道,医生说要是早送过来,我妈妈就不会死,可是你撞到人还选择了逃逸,你说谁才是蛇蝎心肠?!我居高临下对倒在地上的她冷笑着。

林静从车里醒过来的时候,她好像知道我要做的事情,疯狂的敲打着门。而我把车停到了那个刻骨铭心的地方,准备拉林静下车。

可是我没有想到此时张念会出现,挡住了我的去路。

八年前林静开着车撞死了走在路边散步的母亲,亲眼看到母亲被撞飞跑过来的我,一直都记得林静那一身红色长裙在空中飞舞。

那天小路人极稀少,又正好下雨,受到惊吓的我一直啰嗦着呆在那里,直到父亲来到才叫了救护车。

这件事故因为林静用钱而摆脱了一切惩罚,我当年所有的指证都无效,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说出来的话没有任何信服力。

我一直记得那件飞舞的红色长裙,花费了所有时间,放弃学业,查到那辆车、找到林静,还有她当时车里面的记录仪。

在家里看林静的视频,就是车里记录仪拍到的部分画面,里面有林静惊恐的脸。

当年那条小路上有一家超市,刚好拍到了车祸的经过,明明有摄像头,明明是那么清晰的画面,可是谁都说我是疯孩子,证词不足以指控,为什么?

这件事我想了几年,最后都归咎在林静的身上。这个狠毒的女人,她凭什么能好好的活着?

来这里之前,也是我给林静发的信息,一个心怀不轨的女人缠着张念,还把地址发给了她,对于疼爱孩子的母亲来说,这是一件不能容忍的事情。

可是张念为何会来,却是我意料不到的。

张念要带着受伤的林静离开这里,可我怎么能就这样轻易放他们离开,我不甘心,我布局多年,怎可毁于一旦。

父亲却突然出现拦住了我,小玉,张念是个好孩子,我知道你有些不甘心,但没有想到你还是会选择报复,他那么爱你,有什么放不下的,已经这么多年了,还有什么不能放下的。父亲悲凉地看着我。

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我们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是林静让我失去了妈妈,是她!愤怒让我面目狰狞。这些年受过的苦历历在目,这一切,都是拜那个女人所赐。

张念放开林静,紧紧握着我的手。我以为给你所有的爱,你就会忘记仇恨,我以为只要我爱你,就能让你从阴影里走出来。小玉,是我爱的不够吗?!他眼里有着泪花,声音里充满着痛苦。

我那场精心谋划的算计

07

林静紧紧的拉着张念,眼神里全是恐惧,念儿,这是妈妈的问题,你不要说了。

要说什么?你们要说什么?!我感觉到有什么事情,是我没有想到未知的东西,这让我感觉很害怕。

当年开车撞倒你母亲的人是我。张念痛苦而又缓慢地说着。

当年尚未成年却想着要开车的他,偷偷开走了林静的汽车,等林静发现时,车子已经不可控制的撞到了人。

林静为了保护儿子,见四下无人,飞快上了汽车,而赶来的我正好看到她飞舞的红裙。

张念第一次见到我,吓了一跳,时距几年,我从十二岁到成年,他依然认得我。可是他隐藏的很好,我一直都没有发现。

我本想与林静同归于尽,可是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凶手不是她呢,这么多年,我都弄错了凶手,但对张念我却狠不下心。

我想问问张念他可曾爱过我,可我却没有勇气,是林静还是张念似乎已经不重要了,母亲再也回不来了。

我到底想要什么?我都忘记自己想要什么了!

我缓缓地转身,心口特别的疼。从一开始,我便是抱着为母亲报仇的理念而接近张念。可是后来,我渐渐迷失了自己,看到张念为了与我在一起,多次忤逆他母亲林静时,我已经不可自拔地想要跟他白头到老。

以为一切都可以算计,没想到最后算计到的是自己,爱恨到头来只会伤了自己,报复真的很重要吗?

张念牵着林静离开,我就像一个过客,本以为遇到他是幸福,现在看来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我无法释怀仇恨,却又日日夜夜思念一个人,忍受着无穷无尽的寂寞与孤独。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