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多肉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时间:2019-05-01 来源:NIEBURG丽堡格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文/老张在路上

在张艺谋执导的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里,巩俐扮演的歌女唱着当年白光的名曲《假正经》:“假正经,假正经,你的眼睛早已经在溜过来,又溜过去,偷偷的看个不停;难为情,难为情,什么叫做难为情,想爱我要爱我,你就痛快的表明……”中间还略带嘲讽地挑逗道:“何必呢!” 这歌声,这风情,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妖娆,撩拨着人心。

白光又歌又演,放浪形骸,率性而为,无论歌声还是演电影,都肆意挥洒着一个烟花女子的心绪和欲念。从体态、表情到声音,都缭绕着挑逗的意味。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后来看到她当年的一张老照片,烫着民国时期风行上海的时髦波浪卷,眉目间有一种“烟视媚行”的魅惑。

20个世纪四十年代的上海滩有五大歌后:金嗓子周璇、银嗓子姚莉、一代妖姬白光、低音歌后吴莺音、张露,此外,还有七大歌星之说:周璇、白虹、白光、龚秋霞、姚莉、李香兰、吴莺音。

听过白光的原唱的人,都会发现后来的翻唱者少了点妖媚,无论是徐小凤、叶玉卿、梅艳芳、邓丽君、蔡琴、凤飞飞、齐秦、费玉清……都没有白光的那种味道:那种诱惑、调戏、轻贱、讥讽,只可意会不可言说。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白光自称是旗人后代,原名史永芬,1921年6月27日生于北平,父亲为国民党爱国名将商震部队的军需处长。学生时代,她曾在日本求学,归国后参加北平沙龙剧团,演出过曹禺的名剧《日出》。和她同台演出的有张瑞芳(饰陈白露)、石挥(饰潘经理)等,她在剧中扮演小东西。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并占领北平之后,除了军事进攻外,还积极利用文化进行渗透,宣扬所谓的“中日亲善”。

1938年,日本“东和商事映画部”筹备拍摄一部叫《东亚和平之路》的宣传电影,要全部用中国演员,遂在北平公开“选秀”招募,最后选中三女三男共六人,其中女演员分别是李明、史永芬和仲秋芳。后来,需要为演员取艺名,史永芬便采用了“白光”这个名字 。她说:“因为我演过话剧之后要拍电影。电影是什么?不就是一道白光射在银幕上嘛。好吧,我就叫白光吧!”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几年之后,在孤岛时期的上海,白光接拍影片《桃李争春》,在片中与当时有着“孤岛影后”之称的陈云裳演对手戏,并在片中唱主题曲《桃李争春》,从此开始一鸣惊人。

在上海滩,影片中一旦有类似“坏女人”的角色,老板们总要不假思索地找白光来演。她的银幕之路落入了一个固定模式:一部电影、一个“坏女人”,一首好歌。

白光当年主演的那些电影,今天一般人已经无缘看到,但是她唱红的一些流行歌曲,至今却依然在被翻唱。像《如果没有你》、《假正经》、《葡萄美酒》、《魂萦旧梦》、《等着你回来》等,只是很多人不知道它们的原唱其实都是白光。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左起:葛兰、白光、林黛及李湄为蒋中正贺寿)

2005年,关锦鹏在电影《长恨歌》里选取了白光的《相见不恨晚》。曾执导电影《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的香港大导演李翰祥回忆说,他从小就喜欢听白光的歌,小时候因为不经意哼唱白光演唱的《假正经》,还因此挨了二叔一顿打。据说,蒋介石生前也非常欣赏白光,每年做寿,都要亲点白光到场。

1949年,白光赴香港加盟张善琨主持的长城电影公司。1949至1951年,她先后拍摄了《荡妇心》、《一代妖姬》和《血染海棠红》三部影片。《一代妖姬》根据法国著名歌剧《托斯卡》改编,讲述一位红女伶为了恋人的死而殉情的故事。该片上映后轰动一时,一举奠定了长城电影公司在香港影坛的地位,也是白光的“顶峰之作”。由于白光擅长表演“妖姬”、“坏女人”一类的角色,因此“一代妖姬”也就成为了白光的代号。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左起:白虹、姚莉、周璇、李香兰、白光、祁正音。)

白光早在18岁年纪,就曾奉父命嫁过人,他们生下一对儿女后,不知为什么,很快就离婚。

1938年,日本“东和商事映画部”在北平筹拍宣传电影《东亚和平之路》,白光通过类似“选秀”活动被招募为该片演员,因此认识了负责这个项目的日本人山家亨。

山家亨是日军报道部少佐,早年为日本派遣留华学生,以王家亨之名,在中国大学肄业,山家亨真实身份其实是为日寇从事谍报刺探工作的特务,因为他精通中文,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日本人身份。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山家亨曾经是大名鼎鼎的女间谍川岛芳子的初恋情人,他与“满映”理事长甘粕正彦的关系也非同寻常,而甘粕正是伪满州国的主要策划者之一。

山家亨其人好色贪花,烟酒嫖赌,无恶不作。当时他与入选《东亚和平之路》的另一女演员、白光的女友李明恋爱,后要求与李明正式结婚,但浪漫成性的李明迟迟不肯践约。后山家亨调任日军上海军报道部,李明亦随其南下,与其同居,并利用日本人的势力进行贸易。

不久,白光也来到上海,并找到李明,希望她为自己进入电影业走走门路。当时山家亨已升任中佐,中华电影公司即由其一手掌管。经李明说动山家亨帮忙,白光得以加入该公司。

不久,李明在山家亨之外的另一个情人吴漾在北平生病,李匆匆返平,行前,李明不放心白光,再三叮嘱山家亨,说自己一周后即返沪,要他在家“好好的听话”。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李明赴北平后,白光就住进山家亨家里,俨然为“临时夫人”,白光还告知山家亨,说李另有所恋,且即将与吴漾结婚,要求山家亨与自己结婚,得知“真相”后的山家亨亦痛恨李明欺瞒太甚,遂答应与白光结婚。等到李明返沪知情后,一怒而与吴漾正式结婚,以示报复。山家亨遂一直与白光同居,这样一直到1943年,山家亨被召回日本,白光随他前往。

在日本,白光拜在著名声乐家、曾主演歌剧《蝴蝶夫人》的三浦环女士门下悉心研习声乐,与李香兰是同门师姐妹。而山家亨回国不久后就被捕,以叛国、泄漏机密、违犯军纪、吸毒等十多条罪名受审。不久,山家亨被定罪,白光与山家亨的母亲、妻子、女儿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后,黯然回国。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关于白光的这段情史,有人说白光其实是个女间谍,她去日本原就是为了窃取情报。而和她同居的日本特务山家亨受她影响,因为同情中国,所以被日本军事法庭招回国,以“通敌亲华”等罪名判处10年徒刑。

战后李香兰和川岛芳子都被推上了军事法庭的被告席,一个被遣送回国,一个被枪毙。但是没有资料记载白光在抗战胜利后受到过任何惩罚,她依旧活跃在40年代上海的娱乐圈内。大多数时候,白光都否认自己有“间谍”身份,说没有那么传奇的故事。可也有一次,她说“就让我为自己的祖国做点事情吧”,这似乎又留下一些暗示。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歌曲里、银幕上,白光都在饰演坏女人的角色。而在真实生活里,她身边的人甚至只见过她一面的人,都会感受到她的率真、豪爽。据说和人结伴出游,只要遇到价格昂贵的消费,白光总是抢着支付,生怕自己成了旁人的负累。香港老戏骨鲍方生前回忆说,合作过的女明星里,白光最为豪爽,最具侠气,很有江湖义气。李香兰在自传《我的半生》里也称赞她“是个诚实的好人,温顺而开朗”。

白光与外号“白毛”的美籍飞行员艾瑞克认识于 40 年代。1951 年 6 月 28 日,两人在众多影迷的祝福下飞到东京定居,“白毛”驾驶着飞机,乘客只有白光一人,这是一场受到众人瞩目的盛大婚礼。

在东京银座区,白光开设了一家夜总会,门庭若市,生意兴隆。白先勇曾提到,《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的主角原型就是白光,“她的歌声带给我创作角色的灵感”。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右二为白光)

婚后,“白毛”露出了真面目,不仅花光白光辛苦拍戏的所有积蓄,还经常对她恶语相向。白光花费了许多心力打离婚官司,前后开庭了 20 多次,纠缠数年才告完结。

白光宣布自己变成了不婚主义者,在白光的前半生里,男人就像过客一样,在她的生活里留下印记,而后又不知所终。她叹息:“我这个人做人失败,得罪不少朋友,婚也结得不好,一路走来,始终没有碰到一个真正爱我的人……结婚几乎毁灭了我,对于结婚与男人的爱情,说良心话,我是已经失去了信心!”

1955 年,离婚后的白光返回香港,拍摄了几部电影之后,她在 1958 年正式退出影坛,从此销声匿迹。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疯了。

1994年8月6日,上海东方电视台在荧屏上报道著名影星白光赴台湾参加影展活动的消息。这是白光和大陆影迷阔别45年后的首次曝光。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1995年香港电台举办的颁奖现场,白光再次在香港露面,香港乐坛大姐大徐小凤(人称小白光)为其献花。

74 岁的白光回归公众视野,她还是长方脸、波浪卷、吊梢眼、海鸥眉、猩红唇,只是身边多了一个男朋友——比她小 26 岁的男朋友。

原来 1959 年,白光患上了血癌,之后又得了子宫癌,为了治病她几乎倾其所有。1969 年,半退休的白光到吉隆坡登台,认识了在马来西亚经商的颜良龙,这位商人全家从上到下都是白光的超级脑残粉,他对白光体贴入微,呵护备至。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就这样,原和婚姻绝缘的白光,找到了独属于她的小鲜肉。白光伴随他移居马来西亚吉隆坡,两人没有一纸证书,却极其低调地厮守了将近 30 年。如今看来,白光还是姐弟恋的先躯者。

1995 年,白光出席台北金马影展,获得特殊贡献奖。舞台上,她似乎又恢复了多年以前的放荡妖娆,极尽风骚,媚得像个小姑娘。媒体评价这位 74 岁的老太太:“依然风格老辣,修炼成精,魅影绰约。”

一代妖姬果然不凡,妖精老成了老妖精。

一代妖姬白光:烟视媚行,从“小妖精”活成“老妖精”

1999 年 8 月 27 日,白光因结肠癌病逝于吉隆坡,享年 79 岁。

一代妖姬就此仙逝,她永远定格在自己的那个年代:烟视媚行,歌舞升平。

(本文图片为网络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