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多肉

花生书架之金庸武侠

时间:2019-07-18 来源:NIEBURG丽堡格

花生随笔:我的书架之金庸武侠

 

  


那些和我同龄的七零年代人想必都还记得当年人手一部金庸武侠小说的时光吧。金庸先生从1955年开始在《新晚报》上发表《书剑恩仇录》到1972年正式宣布封笔的18年内,先后创作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和《越女剑》这十五部武侠经典。不过,若和其他当世武侠小说家相比,金庸先生的作品并不多,但先生却以自身深厚的才情与学养将历史政治、人性爱情和诗词书画等融会贯穿于笔墨情节之中,从而得以独擎中国武侠小说的大旗。






金庸武侠中,我最喜爱的是《天龙八部》和《笑傲江湖》。读《天龙八部》时,最令我难忘的是书中隐含的佛学禅理。看过了侠骨柔肠且英勇豪迈的萧峰在历经所有的爱恨情仇和荣辱得失后用两支残剑了结一生的那一刻,总觉得这本小说似乎不仅是在描述着一条尘世凡人的悟道之旅,而且是在吟唱着一首苍凉苦涩的人生之歌,写得可谓是牵心扯肺、回肠荡气!




金庸言情当以《笑傲江湖》最为出色。“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虽是《神雕侠侣》中李莫愁出场时的唱词,若用在令狐冲身上我却觉的最为贴切。《笑傲江湖》中岳灵珊与令狐冲的悲剧结局和仪琳对令狐冲的苦恋痴情都比不上任盈盈和令狐冲的深情若斯。书中有一段盈盈的话特别让人记忆深刻,……“两情相悦,贵乎自然,你要心中有我,自会以我为念…,你要心中无我,还要我站到对面去才能想到我,那又有什么意思?”所谓情之所至,正在两心,爱如果到了需要被提醒的地步,实在是不爱也罢,而这不就是爱的真义吗?





金庸国学根底极深,其对诸子百家的涉猎和灵活运用可以说是无所不及、已达化境,称的上是“得古今之体势,兼百家之精华”。“饮梨花酒用翡翠杯,饮葡萄酒用夜光杯,饮高粱酒用铜酒爵,饮百草酒用古藤杯……”《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和三老这一番煮酒论杯,使不识酒的我觉得酒中自有无穷滋味,忍不住都要举杯而浮一大白了。




也许正象先生在为《天龙八部》释名的文章里说的那样,……“天龙八部这八种神道精怪,各有奇特个性和神通,虽是人间之外的众生,却也有尘世的欢喜的悲苦”,金庸武侠因此必须兼有 “赤手搏虎”的侠客、“生死相许”的情人、“江山多娇”的景色和“豪杰怀古”的胸怀,从而在整体上给读者一种精深博大英华内敛的艺术观感。

 



谨以此文,祭奠金庸先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