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多肉

人生就像虫子,有万种活法,唯一不该选择的就是别人给你的定义

时间:2019-07-07 来源:NIEBURG丽堡格





 别样的江湖 

宋姝芳 | 文


身为东北人,怎么会不知道洋辣子?


那黑黑黄黄的,小小的,全身都是毛刺,那么丑,让人浑身不舒服。更为重要的是它曾经蜇过我,曾经深深地伤害过我。


那时我们家还住在胡同里,胡同口有一颗粗壮高耸枝繁叶茂的大杨树,特别是饭后或者放假,树下就聚集了很多人。老人们坐在板凳上,东家长、西家短地聊着天。男孩子们到处乱跑,女孩子们玩着皮筋,打着沙包,一派热闹的场景。


记得那天期末考试刚刚结束,我和邻居家的几个小孩子闲来无事,就相约来到大树下跳皮筋。人到齐了,我们通过“石头剪子布”决定了和谁一组,大家都异常兴奋,认为终于可以尽情地玩耍了。这时,只听见旁边的小孩子“啊”地一声大叫,还没等反应过来时,我也紧跟着大叫了起来。其它人赶紧跑到我们身边,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树上的一只洋辣子掉在了她脖子上,另一只掉在了我的胳膊上。它掉在皮肤上是一种什么感觉呢?麻麻的,痒痒的,痛痛的。而且被它蜇过之后,会留下大片红色的印记。得,还跳什么皮筋啊,我们飞快地跑回了各自的家。妈妈给我涂了药膏,并甩给我一句话:被洋辣子蜇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里谁没被它蜇过啊,过几天就好了,别大惊小怪的!


果真,没几天印记不见了,但是我却不敢再到大树下玩。因为我害怕洋辣子,深深地记得被它蜇过的感觉。



没过几年,我们就搬离了那个胡同,住进了楼房。当时的我非常庆幸,终于离开了那个让人不愉快的地方。又过了几年,那个胡同也被拆了,连同那棵大杨树,连同那种麻麻的、痛痛的、痒痒的感觉。


在读到《虫子的江湖》第二篇《小陶罐里也有春天》时,那种记忆再次被唤醒。而让自己奇怪的是,害怕的感觉没有了,竟然还有些喜欢这小虫子了。


洋辣子其实有着洋气的名字——褐边绿刺蛾,还有“造型规整,口沿平齐,带有古朴的花纹”的精致别墅。通过专业微距拍摄,可以看到它漂亮的外型,“鲜艳的花纹,尖刺细密而整齐地排列着,就像一株微型的多肉植物——仙人指。比仙人指漂亮多了,你看它的头上,最高处的两丛刺尖端是橘红色的,那正是女孩子扎蝴蝶结的位置。”在作者笔下,小虫子成了威风凛凛的雄狮,它精致的别墅就是它精心制作的一件艺术品。



原来这小虫子并不丑哇!它竟然比人类还要聪明,给自己建造了那么好的房子,除了赞叹,只有赞叹。它也没那么可怕,虽然它一身利刺,但它们不会主动攻击,为了生存,只是一种防身的警告。那么好吧,那只曾经蛰过我的褐边绿刺蛾,我原谅你了,你肯定是当时没抓住枝条,失手了。


虫子的世界,太过神奇,神奇到超乎我们的想象,一只小小的洋辣子尚且如此。

——


一滴露水中,

一片草叶里,

一棵树干上,

都有生生息息的希望,

有生离死别的灾难,

有来往的过客。



虫子的江湖


书脊是裸露的,没有胶,没有贴封皮。不多见。

几乎每两页都可以平摊开来,一点儿也不影响通页插图的欣赏。

书的上下页张并没有裁齐,而是用心处理成了细小的锯齿状,合上书,就像粗糙的麻布,除去好看手感舒服外,翻页还特别容易。

封面“虫子的江湖”中, “虫子”二字镂空,在“虫”字的“、”那漏出一只小蚂蚁。

封面印的几只虫子,侧看有些反光,用手一摸,原来有些凸起,像浮雕,栩栩如生。

还没翻开书,你就能看到印在丝带上的一只小蚂蚁。

顺着它翻开,原来这条丝带可做书签用。上面印着一句话“希望我们不是让故事终止的人”。

插图更有匠心,你看这只紫光箩纹蛾,展开翅膀,像风筝,美编就给它加了风筝线。

里面还有四张相纸彩印的卡片,选取了书中的四幅图片,后面印上了文章当中的一两句话,照片都起了名字,还有拍摄日期。

还附赠5张仿宣纸插图,经过设计师的特殊处理之后,仿佛变成了最美的工艺品。

喜欢动手的朋友,你还可以给插图的半成品填上颜色。跟着美编学烫画,上面有具体的步骤。上图是美编亲手做的示范。

内页中还有两张涂色插页,这是我们设计师的一点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