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多肉

青年论坛:一起学论语•24

时间:2019-10-19 来源:NIEBURG丽堡格

【原文】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

【注释】

回:姓颜,名回,字子渊,是孔子的学生。

省:观察,考察。

【译文】

孔子说:“我同颜回讲学一整天,他也不提不同的意见,像是很愚笨。课后我观察他私下的言行,发现他能充分发挥我讲的东西,可见,颜回并不愚笨。”

【阐述】

这一句讲孔子的教育思想和方法。孔子不满意那种“终日不违”,从来不提相反意见和问题的学生,希望学生在接受教育的时候,要开动脑筋,思考问题,对老师所讲的问题应当有所发挥。

“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回,孔子弟子,姓颜,字子渊。颜回这个学生非常老实听话,老师教什么,没有任何的违逆。他只听受而没有问难,他不会拿出一些话来反驳,或者是故意提出问题来刁难老师,或者是考考老师,他没有那种心,完全是顺受,顺畅无碍。表面上看,从早到晚老师给他讲什么,他只是点头听受,不问一句话,好像一个愚人,实际上大智若愚。

圣人之教学者,不过博文约礼两事尔。博文,是“道问学”之事,于天下事物之理,皆欲知之;约礼,是“尊德性”之事,于吾心固有之理,无一息而不存。今见于论语者,虽只有“问仁”、“问为邦”两章,然观夫子之言有曰:“吾与回言终日。”想见凡天下之事无不讲究来。自视听言动之际,人伦日用当然之理,以至夏之时,商之辂,周之冕,舜之乐,历代之典章文物,一一都理会得了。故于此举其大纲以语之,而颜子便能领略得去。若元不曾讲究,则于此必疑问矣。盖圣人循循善诱人,才趱到那有滋味处,自然住不得。故曰“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卓尔,是圣人之大本立于此以酬酢万变处。颜子亦见得此甚分明,只是未能到此尔。又却趱逼他不得,他亦大段用力不得。易曰:“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穷神知化,德之盛也。”

“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考察,孔子认为,颜回在生活中,能够活学活用书本知识,甚至可以发挥老师所传授的内容,能够做到“闻一而知十”,令得老师孔子都自叹弗如。颜回用他的实践努力发挥老师的传授,好比《荀子》中说:“君子之学也,入乎耳,著乎心,布乎四体,行乎动静;端而言,蠕而动,可以为法则。”颜回真是能够做到,老师看到这种情形能不欢欣鼓舞吗?

《朱子集注》:“愚闻之师曰:颜子深潜纯粹,其于圣人体段已具。其闻夫子之言,默识心融,触处洞然,自有条理。故终日言,但见其不违如愚人而已。及退省其私,则见其日用动静语默之间,皆足以发明夫子之道,坦然由之而无疑,然后知其不愚也。”仲愚问:“‘默识心融’,如何?”答曰:“说个‘融’字最好,如消融相似。融,如雪在阳中。若不融,一句在肚里,如何发得出来。如人吃物事,若不消,只生在肚里,如何能滋益体肤。须是融化,渣滓便下去,精英便充于体肤,故能肥润。”

《四书通》曰:颜子之资邻于生知,故无疑难答问,而自有以知夫子所言之理。颜子之学勇于力行,故虽燕居独处而亦足以行夫子所言之理。不曰“行”而曰“发”者,夫子曰:“语之而不惰者,其回也与?”惰则不发,发则不堕。孟子曰“时雨化之”,先儒以颜子当之。物经时雨便发,颜子一闻夫子之言便足以发,故周子曰:“发圣人之蕴教万世无穷者,颜子也。”且不徒发之于人所共见之时,而能发之于己所独知之地,颜子盖真能发夫子约礼之教而为慎独之学者也。

《四书反身录》曰:大凡聪明自用者,必不足以入道。颜子唯其如愚,所以能于仁不违。又曰:回之如愚,正回之聪明绝人、受教有地、入道有机处。……盖回之听言而悟,超语言文字之外;赐之听言而识,囿语言文字之中。悟超言外,因言可以悟道;识囿言中,则因言反有以障道。

颜回的水平高就高在他一听就懂,所以他没有什么问题,都听懂了。听懂了他就能去做,正是学而时习之,因此他不亦悦乎,他不改其乐。我们问他何以能够一听就懂?秘诀在哪?秘诀就在于专注。那他为什么能专注?因为颜回能够对老师百分之百的信仰、恭敬,尊师重道他是一百分。他对孔子那种尊敬,后面《论语》我们能读到,那真是无以复加,在他眼里他的老师是圣人。他自己说,一生去追求老师那个境界,都达不到,可见得他心目中对老师那种景仰。尊师的人必定是重道,重道的人才会尊师。古德讲,“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因为颜回真正尊师重道,所以他是诸弟子中真正得孔老夫子心传的。